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陀然经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陀然经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933 次浏览

陀然经

北传汉译中阿含二七、陀然梵志经(大正藏一、四五六页。)
本经乃舍利弗闻陀然婆罗门之放逸无惭。以遇陀然婆罗门,说排除非法行、非正行,而行法、行正为胜。然后陀然婆罗门生病,陷于严重时,陀然婆罗门以梵天为胜,以爱着故,说至梵天共住之道而四无量心之修行。不久,陀然婆罗门死去,说生于梵天界。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王舍城之竹林迦兰陀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与大比丘众俱,于南山行乞。
时,于王舍城行夏季安居之一比丘,来至南山尊者舍利弗处。至已,向舍利弗问候,交谈吉庆、铭感之语,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彼比丘向尊者舍利弗问曰:
贤者!世尊为无病,而有气力耶?
尊者!世尊为无病,而有气力。
贤者!比丘僧伽皆无病,而有气力耶?
尊者!比丘僧伽皆无病,而有气力。
贤者!于丹陀拉巴拉多瓦拉处,有名唤陀然之婆罗门。贤者!陀然婆罗门为无病,而有气力耶?
尊者!陀然婆罗门亦无病,而有气力。
贤者!陀然婆罗门为不放逸耶?
尊者!陀然婆罗门安有不放逸耶?尊者!陀然婆罗门依恃国王,欺负婆罗门居士,依恃婆罗门居士,欺负国王。彼妻为笃信,由笃信之家嫁彼而死去,后妻为不信,由不信之家嫁于彼。
贤者!我等闻陀然婆罗门之放逸,实则闻得恶事。实则闻得恶事。呜呼!我等于何时、何地,得会陀然婆罗门相语诸事耶?
时,尊者舍利弗于南山适意止住后,往向王舍城行乞。次第行乞至王舍城,住入竹林之迦兰陵园。
时,尊者舍利弗,清晨着衣、持衣钵行乞入王舍城。
尔时,陀然婆罗门于郊外之牧舍榨取牛乳。陀然婆罗门遥见尊者舍利弗到来,见尊者舍利弗至近处,乃告尊者舍利弗曰:
尊者舍利弗!此处有牛乳,请饮之,今正是餐食之时。
婆罗门!我今不为食事,将于此树下我为日中之止住,望汝来此处。
陀然婆罗门应尊者舍利弗曰:
尊者!唯然。
时陀然婆罗门朝食已,食后来至尊者舍利弗处。至已,向尊者舍利弗问候,交谈吉庆、铭感之语后,坐于一面。
尊者舍利弗向坐于一面之陀然婆罗门告曰:
陀然!汝不放逸耶?
尊者舍利弗!我等应扶养父母、扶养妻子、扶养奴仆、对朋友应尽朋友之本分,对亲族、血缘,应尽亲族、血缘之本分,对宾客应尽宾客之本分,对祖先应尽对祖先之本分,对天应尽对天之本分,对王应尽对王之本分。对此身体亦应慰安、增进、安有不放逸者哉?
陀然!汝对其作如何思量耶?此处有一人,彼为父母行非法,行非正之行。彼因此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作如是言:我为父母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于地狱耶?或彼之父母得作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投彼入地狱。
陀然!对此汝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彼之妻子行非法、行非正行,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妻子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于地狱耶?或彼之妻子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入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投彼入地狱。
陀然!对此汝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彼为奴仆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奴仆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彼之奴仆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彼朋友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朋友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彼之朋友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彼亲族、血缘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亲族、血缘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彼之亲族、血缘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宾客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宾客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彼之宾客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祖先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祖先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彼之祖先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天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天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天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王行非法,行非正,彼因非法行,非正行,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王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地狱耶?或王得如是言:.彼为我等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堕于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于此有一人,为身体之慰安、增进、行非法、行非正,彼因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将之堕于地狱,彼得如是言:我为身体之慰安、增进、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我堕于地狱耶?或他人得如是言:彼为身体之慰安、增进、行非法、行非正,狱卒勿将彼投入地狱耶?
尊者舍利弗!是其为不然。尔时无论如何号泣,狱卒亦将彼投入地狱。
陀然!汝对其作如何思量耶?为父母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父母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父母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为父母行法、行正者乃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父母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有因,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对此汝作如何思量耶?为妻子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妻子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妻子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妻子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奴仆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奴仆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奴仆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奴仆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朋友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朋友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朋友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朋友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亲族、血缘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亲族、血缘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亲族、血缘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亲族、血缘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宾客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宾客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宾客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宾客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祖先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祖先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祖先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祖先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天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天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天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天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为王行非法、行非正者,与为王行法、行正者、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为王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王得扶养、而不为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尊者舍利弗!为身体之慰安、增进而行非法、行非正者,非为胜。尊者舍利弗、为身体之慰安、增进而行法,行正者,为胜。尊者舍利弗!行法、行正者,较行非法、行非正者,为胜。
陀然!对身体得慰安、增进,但不作恶业,其他之得行福行,有如法之业。
尔时,陀然婆罗门对尊者舍利弗之所说欢喜、随喜,由座起而离去。
他日,陀然婆罗门病、苦、危笃。
时陀然婆罗门向一人告曰:
贤者!汝去往世尊处。至已,以我之名向世尊之足顶礼云:世尊!陀然婆罗门病、苦、危笃。彼向世尊之足顶礼。并去至尊者舍利弗处。至已,以我之名向尊者舍利弗之足顶礼云:尊者!陀然婆罗门病、苦、危笃。彼向尊者舍利弗之足顶礼。并作如次言:尊者!愿尊者舍利弗垂慈愍,请来陀然婆罗门之家。
彼人应诺陀然婆罗门之言曰:
唯然。
彼来至世尊处,至已,礼敬世尊坐于一方。坐于一方之彼人向世尊言:
世尊!陀然婆罗门病、苦、危笃。彼向世尊之足顶礼。
次至尊者舍利弗处,至已,礼敬尊者舍利弗坐于一方,坐于一方之彼人,告尊者舍利弗曰:
尊者!陀然婆罗门病、苦、危笃。彼向尊者舍利弗之足顶礼。并作次言:尊者!愿尊者舍利弗垂慈愍请来陀然婆罗门之家。
尊者舍利弗默然允受。
时尊者舍利弗着衣、持衣钵来至陀然婆罗门之住居。至已,坐于所设之座。就坐之尊者舍利弗问陀然婆罗门曰:
陀然!汝违和耶?愈否?苦痛减退否?未增进否?见减退否?未见增进否?
尊者舍利弗!我违和苦痛增进而未见减退,见增进,未见减退。舍利弗!譬如力强之人,先以利刀破碎头。尊者舍利弗!绝大之风骚扰我头。尊者舍利弗!我违和不愈、病痛增进,不见减退,见增进、不见减退。尊者舍利弗!譬如力强之人,以硬革纽击打头之头巾。尊者舍利弗!我头有绝大之头痛。尊者舍利弗!我违和、不愈,苦痛增进,不见减退,见增进、不见减退。尊者舍利弗!譬如熟练之屠牛者或其弟子,以锐利之牛刀割腹。尊者舍利弗!实绝大之风割我腹。尊者舍利弗!我违和、不愈,苦痛增进,不见减退,见增进,不见减退。尊者舍利弗!譬如两名力强之人,将力弱之人各捉一腕投至火坑燃烧,尊者舍利弗!我身有绝大之热。尊者舍利弗!我违和、不愈、苦痛增进,不见减退、见增进、不见减退。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地狱与畜生,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畜生较地狱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畜生与饿鬼境,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饿鬼境较畜生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饿鬼境与人间,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人间较饿鬼境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人间与四天王,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四天王较人间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四天王与三十三天,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三十三天较四天王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三十三天与焰摩天,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焰摩天较三十三天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焰摩天与兜率天,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兜率天较焰摩天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兜率天与化乐天,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化乐天较兜率天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化乐天与他化自在天,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他化自在天较化乐天为胜。
陀然、汝对此作如何思量耶?他化自在天与梵天界,何者为胜耶?
尊者舍利弗言为梵天界,尊者舍利弗言为梵天界。
时尊者舍利弗思惟:
此等诸婆罗门爱着于梵天界,我今对陀然婆罗门说与梵天共住之道如何?
陀然!我为汝说与梵天共住之道。谛听、善思!我将为说。
唯然。
陀然婆罗门应诺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言曰:
陀然!然则如何为达于与梵天共住之道耶?
陀然!此有比丘,以慈与俱之心,偏满一方而住,如是第二方,如是第三方、如是第四方偏满而住,如是上、下、横、一切处、一切世界、以广、大、无量、无怨、无害之慈与俱之心,偏满而住。陀然!此实为达于与梵天共住之道。
复次,陀然!今有比丘,以悲与俱心,以喜与俱心,以舍与俱心,偏满一方而住,如是第二方、如是第三方、如是第四方、偏满而住,如是上、下、横、一切处、一切世界、以广、大、无量、无怨、无害之舍与俱心偏满而住。
陀然!此实为达于与梵天共住之道。
尊者舍利弗!若然,请以我名向世尊之足顶礼云:世尊!陀然婆罗门为病、苦、危笃。彼向世尊之足顶礼。
时,尊者舍利弗对陀然婆罗门,更以不顾己所应为之事,使住立于低下之梵天界后,离座而去。
时,尊者舍利弗离去不久,陀然婆罗门命终,往生于梵天界。
时世尊告诸比丘曰:
汝等比丘!彼舍利弗对陀然婆罗门,更以不顾彼所应为,使住立于低下之梵天界后,离座而去。
时,尊者舍利弗去至世尊处。至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向世尊言:
世尊!陀然婆罗门为病、苦、危笃。彼向世尊之足顶礼。
舍利弗!汝何故对陀然婆罗门,更以不顾其所应为,使住立于低下之梵天界后离座而去耶?
世尊!我思:此等诸婆罗门爱着于梵天界,我今对陀然婆罗门说示达于与梵天界共住之道,如何?
舍利弗!然而陀然婆罗门已命终,往生梵天界矣。

点击返回阿含经专题总目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