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六净经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六净经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1,597 次浏览

六净经

北传汉译中阿含一八七,说智经(大正藏一,七三二页。)
本经,对自说所作已办,最后解脱者,行种种之质问,完全能解答时,对是人,说赞叹随喜。其质问云何为解脱四说(见、闻、觉、识、)五取蕴、六界耶?云何对内外之诸相,以除我、我所见耶?解答对最后之质问,叙述由在家而出家之动机,出家后之戒、定、慧、解脱之道程,结说佛道之修行法,真是兴味深长而且重要。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只陀林给孤独园。
时,世尊对诸比丘曰:诸比丘!
诸比丘应诺世尊曰:世尊!
世尊乃如是言:   诸比丘!此处有比丘,向其他说:我知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圆满,不再有此生。
诸比丘!其比丘之所说,不应为之赞叹,亦不为之面责。而不为之赞叹,亦不为之面责,应问之,问:友!此四说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云何为四?于见者言见,于闻者言闻,于思惟者言思惟,于识者言识。
友!此四说,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也。
而云何知?云何见?于此等四说无取,由诸漏,尊者之心得解脱。
诸比丘!漏尽,所作已作,放下重担,已得已利,遍尽有结。有正慧解脱之比丘,有此顺法,当应解脱。
友!我于见者,不亲近,不没入,不味着,不固着,解脱,离系,而令解放心而住。
友!我于闻者,不亲近,不没入,不味着,不固着,解脱,离系,而令解放心而住。
友!我于思惟者,不亲近,不没入,不味着,不固着,解脱,离系,而令解放心而住。
友!我于识者,不亲近,不没入,不味着,不固着,解脱,离系,而令解放心而住。
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四说无取,由诸漏我心解脱。
诸比丘!彼比丘之所说,应令随喜、赞叹善哉!令随喜、赞叹所说善哉!已,应更问,问:友!此等之五取蕴,乃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云何为五?谓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
友!此等之五取蕴,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然者!云何知?云何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尊者之心得解脱。
诸比丘!漏尽,所作圆满,应作已作,放下重担,已得己利,遍尽有结。正慧解脱之比丘,有此顺法,当应解脱。
友!我知色为无力、离贪、不安稳已。凡关于色之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
友!我知受为无力、离贪、不安稳已。凡关于受之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
友!我知想为无力、离贪、不安稳已。凡关于想之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
友!我知诸行为无力、离贪、不安稳已。凡关于诸行之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
友!我知识为无力、离贪、不安稳已。凡关于识之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
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诸比丘!彼比丘之所说,应令随喜、赞叹善哉!其所说随喜、赞叹善哉已。应更问之,问:友!此等之六界,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云何为六?谓地界、水界、火界、风界、虚空界、识界。
友!此等六界,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然者!云何知?云何见?于此等六界无取,由诸漏尊者之心得解脱。
诸比丘!漏尽,所作圆满,应作已作,放下重担,已得己利,遍尽有结。正慧解脱之比丘,有此顺法,当应解脱。
友!我认地界非我,依于地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地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我认水界非我,依于水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水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我认火界非我,依于火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火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我认风界非我,依于风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风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我认虚空界非我,依于虚空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虚空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我认为识界非我,依于识界不认为有我。且凡依识界之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六界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诸比丘!其比丘之所说,应随喜、赞叹善哉!其所说随喜、赞叹善哉已。应更问,问:友!此等之六内外处,又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云何为六?眼与诸色,耳与诸声,鼻与诸香,舌与诸味,身与诸所触,意与诸法。
友!此等之六内外处,由彼世尊[即]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之正说。
然者,云何知?云何见?于此等之六内外处无取,由诸漏尊者之心解脱。
诸比丘!漏尽,所作圆满,应作已作,放下重担,已得己利,遍尽有结。正慧解脱之比丘,有此顺法,当应解脱。
友!眼、色、眼识及于眼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于耳、声、耳识及于耳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于鼻、香、鼻识及于鼻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于舌、味、舌识及于舌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于身、所触、身识及于身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于意、法、意识及意识所识之诸法,欲、贪、喜、爱及诸善巧、取着、心之住着、执持、睡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自觉我心解脱。
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六内外处无取,由诸漏我心解脱。
诸比丘!彼比丘之所说,应随喜、赞叹善哉!其所说随喜、赞叹善哉已。应更问之,问:然者,尊者云何知?云何见?于有此识之身及外之一切诸相,善除诸我观、我所观、慢随眠。
诸比丘!漏尽,所作圆满,应作已作,放下重担,已得己利,遍尽有结。以正慧解脱之比丘,有此顺法者,当应解脱。
友!以前我为在家者而愚昧。其如来,或如来之圣弟子,以法教说我,我闻其法,于如来得净信。此我成就其净信具足,而如是省思之
在家之生活乃烦琐而多尘污之处。出家乃闲静。所住在家者,一向充实,一向清净,而行光辉梵行者,为不容易。实我今剃除须发,着诸袈裟衣,从在家生活,出为非家生活者如何?
友!然而,彼我于他日,或亦舍些少富蓄,或亦舍大量之富蓄,或亦舍些少亲族,或亦舍多数之亲族。以剃除须发,着袈裟衣。由在家生活,入于非家生活。
其我为出家者,成就诸比丘所学之行规。
断绝杀生,远离杀生。舍杖,舍刀,有惭愧,得慈心,利益怜愍一切生类而住。
断绝不与而取,远离不与而取。以取所与,唯望所与,过无盗取之清净生活。
断绝非梵行,以行梵行,以行离行,远离欲行、妇女法也。
断绝虚诳语,远离虚诳语,语真实,而结交真实者,应坚立、信凭,对于世间不为虚伪。
断绝离间语,远离离间语。于此处闻,不于彼处为离间此等而说。又于彼处闻,不以此为离间彼等而说。或为不和之融合者,或为和合之继续者,以乐和合,欢喜和合,爱好和合,唯语如起和合之诸语。
断绝粗恶语,远离粗恶语。凡诸语无害意,乐于耳,而可爱,感触于心志,有礼让,如为多人爱、多人喜,以语如是类之语。
断绝杂秽语,远离杂秽语。于适时语,以适事语,语有义之语,法语、律语,有值于记忆,适时而有理,有分别,语义利相应之语。
其我远离裁培种物之类、植物之类。
唯一食而远离夜食,远离非时食。
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赏诸见世物。
远离华鬘、香料、持用涂料、庄严、装饰处也。
远离高床、广床。
远离收受金、银。
远离收受生谷类。
远离收受生肉。
远离收受妇人、童女。
远离收受婢、仆。
远离收受鸡、豚。
远离收受象、牛、马、牝马。
远离收受田地。
远离从事于使命之奔走。
远离买卖。
远离伪重量、伪货币、伪丝料等。
远离苞苴、虚伪、骗诈、不实。
远离截、杀、缚、劫盗--食饵之掠夺也。
其我持以足体之衣,以满足够满腹之施食,无论何物,唯取应取之物而去。
例如有翼之鸟,于任何物负荷而飞者,即如翼之荷重而飞。如是,友!我亦持足体之衣,满足够满腹之施食,无论何物,唯取应取之物而去。
其我具足此圣者之戒蕴,于内觉无罪之安乐。
其我以眼见色已,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眼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防护此而行道,守护眼根,于眼根得律仪。
以耳闻声,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耳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防护此而行道,守护耳根,于耳根得律仪。
以鼻嗅香,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鼻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防护此而行道,守护鼻根,于鼻根得律仪。……
以舌尝味,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舌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防护此而行道,守护舌根,于舌根得律仪。……
以身触所触,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身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防护此而行道,守护身根,于身根得律仪。
意亦识法已,不取相,不取随相。若不防护其意根而住者,故贪、忧、诸不善法之追至也。为所护此而行道,守护意根,于意根得律仪。
其我具足此圣者根之律仪,于内觉纯一安乐。
其我于进退共正知。以观前顾后亦共正知。于俯仰亦共正知。于持僧伽梨、钵、衣亦共正知。于食、饮、啖、尝等亦共正知。于行大小便亦共正知。于行、住、坐、寝、觉、说、默亦共正知也。
其我具足圣者之戒蕴,具足其圣者之根律仪,且具足其圣之念、正知也。
独离而依座处、林中、树下、山上、洞窟、山穴、墓间、森地、露地、槁堆也。
其我食后,行乞归而就座,结跏趺坐而端正身体,令念现前安立。
其我对于世间断除贪爱,为离贪心而住,由贪爱令心清净。
断除嗔恚,离嗔心而住,于一切生物有饶益、怜愍,由嗔恚令心清净。
断除惛沈、睡眠,远离惛沈、睡眠而住,有光明想,念而正知,由惛沈、睡眠令心清净。
断除掉举、恶作、无掉举而住,于内有静息心,由掉举、恶作令心清净也。
断除疑,超越疑而住,无犹豫,于诸善法,由疑令心清净也。
断除此等之五盖,以慧令心随烦恼无力时,远离诸爱欲,远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成就初禅而住。
灭寻与伺,使内心安静,有一趣性,而无寻无伺,由定生喜、乐,成就第二禅而住。
脱喜,舍住,有念、正知,并觉受身乐,舍而有念,宣说乐住,成就第三禅而住。
以舍离乐,舍离苦,又灭以前有喜悦及忧恼,无苦无乐,舍念清净,成就第四禅而住。
如是,心乃定,成为清净,令醇化,无秽,离随烦恼,柔软、可动而安立,得不动时,诸漏应尽,于慧向心。
彼,此是苦,如实证知。
此是苦之集,如实证知。
此是苦之灭,如实证知。
此是导苦之灭道,如实证知。
此等是漏,如实证知。
此是漏之集,如实证知。
此是漏之灭,如实证知。
此是至漏之灭道,如实证知。
如是其我,如是知,如是见,由欲漏心解脱。由有漏心解脱。由无明漏心解脱。
解脱之时,有解脱智,证知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不冉受此处之生。
友!实如是知,如是见,我于此识有之身,及外一切诸相,由我观、我所观、慢随眠之远离。
诸比丘!如是比丘之所说,为善哉!应令赞叹,应令随喜之。令赞善哉!令随喜已,如是应对彼说:友!我等见尊者为如是之梵行者,此乃我等之利得,我等之善利也。

点击返回阿含经专题总目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