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身行念经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身行念经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1,090 次浏览

身行念经

北传汉译中阿含八一、念身经(大正藏一,五五四页。)
身行念乃指四念处中之身行念,本经是说此身行念之修习法和功德。修习即举<<入出息念经>>依入出息之十六特胜的初四个,时常依正知、依十不净观,于身体依地、水、火、风之界差别观、依四禅定者。身行念修习之结果,诸善法生,以示种种之譬喻,最后叙述十种功德。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只陀林给孤独园。
其时,恰是众多比丘等,食后,由行乞归来,集坐于侍者堂,生起如是之言谈,言:希有哉!友!未曾有哉!友!由此世尊、阿罗汉、正等觉者,而知见身行之念,若修习、广修者,有大果、大功德。而如是彼诸比丘之言谈不息。
其时,恰世尊于日暮,从独住而起,而往彼侍者堂,住已,坐于所设之座。坐已,世尊言诸比丘曰:
诸比丘!汝等今为如何谈说而坐此耶?又云何如是汝等之谈说,令之中断耶?
于此,世尊,我等食后,由行乞归来,集坐于侍者堂,生起如是之言谈,言:希有哉!友!未曾有哉!友!即由此世尊、阿罗汉、正等觉者、而知见身行之念,若修习、广修者,有大果、大功德。如是其时,因世尊来令我等之言谈中断。
然者,诸比丘!身行之念,云何修习、云何广修者有大果、大功德耶?
于此,诸比丘!
比丘或至森林、或至树下、或至空屋而结跏趺坐,预修正身、现前树立念。彼有念入息、有念出息。
或长入息,知我长入息或长出息,知我长出息。
或短入息,知我短入息。或短出息,知我短出息。
学我觉受全身正在入息,学我觉受全身正在出息。
学我静寂身行正在入息,学我静寂身行正在出息。
斯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凡,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于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为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
比丘或行,知我在行。或立,知我在立。
或坐,知我在坐。
或卧,知我在卧。
或凡如其身之所愿[皆]知其如是。
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
比丘或往或返亦正知者。
或见前或见后亦正知也。
或屈或伸亦正知。
持僧伽梨衣、钵、衣亦正知者。
于食、饮、啖、尝亦正知。
于大小便行亦正知。
于行、立、坐、眠、寤、语、默亦正知者。
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
比丘以此身体,从足底以上、头发以下,只要是皮肤所围,以观察充满种种类之不净:
此身中有发、毛、爪、齿、肤、肉、筋、骨、骨髓、肾、心、肝、肋、脾、肺、大小肠、胃、粪、胆汁、痰、脓、血、汗、脂、泪、肪、唾、洟、关节骨液、尿。
诸比丘!譬如,有两口之谷袋,充入种种离多之谷类,谓:稻、粳、绿豆、豆颗、胡麻、糙米等。
如有眼士夫之解观察此:此等是稻、此等是粳,此等是绿豆,此等是豆颗,此等是胡麻,此等是糙米也。恰如是。
诸比丘!只要此身被此等物从足底以上头发以下之皮肤所围,以观察充满诸类之不净:
于此身中,是发、毛、爪、齿、肤、肉筋、骨、骨髓、肾、心、肝、肋、脾、
肺、大小肠、胃、粪、胆汁、痰、脓、血、汗、脂、泪、肪、唾、洟、关节骨液、
尿。如是不放逸,而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比丘如此身之所立、所愿,从界观察:
于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
诸比丘!譬如善巧屠牛者或屠牛者之弟子屠牝牛于四衢之大街,分分割戏如在坐。
诸比丘!恰如是,比丘如此身之所立、所愿,从界观察:
于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彼如是不放逸,而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
比丘之如被投弃墓场之身体,死而或经一日、或二日、或三日,如见膨胀、青瘀、脓生,彼亦集视斯身者:
此身亦复如是者,有如是性,难免如是!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勒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譬喻比丘之如被投弃墓场之身体,如见或被鸟啄,或被鹰啄,或被兀鹰啄,或被犬啖,或被豹啖,或被其他种种生物所啖。彼集视斯身:此身亦如是者,有如是性,难免如是!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定、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譬喻比丘之如见被投弃墓场之身体:[或]骨相连而有肉、血、亦有筋之系,[或]骨虽相连,无肉血淋,而有筋之系,[成]骨虽相连,血、肉已无,而有筋之系,[或]诸骨[已]去连系而散在诸处:手骨、足骨、脚骨、腿骨、腰骨、脊骨、头盖骨等为各别矣。彼集视斯身者:此身亦如是者,有如是性,难免如是!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譬喻比丘之如是见被投弃墓场之身体,[或]或骨之白化为一种贝白,[或]诸骨仅化为块,[或]诸骨之干燥朽败为粉末。彼集视斯身:此身亦如是者,有如是性,难免如是。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比丘之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成就初禅而住。
彼离此身者、由离生喜、乐胜满、遍满遍溢,以举彼之全身,由离生喜乐,令无不普洽。
诸比丘!臂喻巧浴师,或浴师之弟子,以撒浴粉于金属性之皿,注水而混之,彼浴粉块,是水分随行,水分行亘,合内外皆充实水分如无流滴。又如是,诸比丘!比丘亦以此身,由离生喜、乐胜满、遍满遍溢,举彼之全身,由离生喜、乐,令无不普洽。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比丘以灭寻、伺,而内心静、安,心有一趣性,无寻、无伺,由定生喜、乐,成就第二禅而住。彼亦以此身,由定生喜、乐胜满、遍满遍溢;举彼之全身,由定生喜、乐,令无不普洽。
诸比丘!譬喻有水之水池、水泉,而且,东方无水之入口,西方无水之入口,北方无水之入口,南方无水之入口,而天时时惠于骤雨者;其时,由其水池涌出,其水池胜满、遍满遍溢冷水,举其全水池,如令冷水无不普洽。
如是,诸比丘!比丘亦以此身,由定生喜、乐胜满、遍满遍充,遍溢;举彼之全身,由定生喜、乐、而令无不普洽。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比丘之脱喜而住舍,有念,有正知,而由身觉受乐,彼诸圣说:舍而有念为乐住,成就第三禅而住。彼以此身,离喜之乐,胜满遍满、遍充遍溢,举彼之全身,离喜之乐,令无不普洽。
诸比丘!譬如,于青莲华池,或红莲华池,或白莲华池,几何之青莲华、或红莲华、或白莲华之发生于水中,生长于水中,不出水面,全沈而养,此等从顶至根,胜满遍满、遍胜遍充、遍益冷水,如举彼全体之青莲华,或红莲华,或白莲华,水无不普洽。
诸比丘!比丘如是此身离喜之乐,胜满遍满、遍充、遍溢,举彼之全身,令离喜之乐,无不普洽。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复次,诸比丘!比丘之舍离乐、舍离苦,又灭以前所有之喜悦、忧恼,而不苦不乐,舍念清净,成就第四禅而住。彼以此身令满遍净、遍纯之心而住,彼举全身,遍净遍纯之心,令无不普洽。
诸比丘!譬喻有人以白布盖头而坐,举彼之全身,白布无不普洽。
诸比丘!如是又比丘亦以此身,盖以遍净遍纯之心而坐,举彼之全身,遍净遍纯之心,无不普洽。彼,如是不放逸,专精勤住者,令断此等世俗之念、思惟。为断此等,内心安立、安一、专一于等定。
诸比丘!如是始是比丘修身行之念。
诸比丘!有人修习身行之念、令广修者,所有明分之诸善法亦在彼中。
诸比丘!譬喻,凡有人,以任何大海令遍满者,入大海任何诸小川亦在彼中。
诸比丘!如是,又凡有人修身行之念,令广修之,所有明分之诸善法亦在彼中。
诸比丘!凡有人不修身行之念,不令广修,魔得彼之机会,魔得彼之缘矣。
诸比丘!譬喻人以重石块置于湿土堆中。
诸比丘!汝等对此如何思惟,彼重石块,当善得[入]湿土堆中之机会耶?
如是,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不修身行之念,不广修,魔得彼机会,魔得彼缘。
诸比丘!譬喻,有干燥无水气之薪,时,人持来木燧:我令生火,我令火现。
诸比丘!汝等对此如何思惟:彼人以其干燥无水气之薪,取木燧相磨令生火,可现火耶?
如是,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不修身行之念,不广修,魔得彼机会,魔得彼缘。
诸比丘!譬喻有全空虚之水瓶,立于台上,其时有人荷水来,
诸比丘!对此汝等如何思惟;彼人能得水之倒下(入瓶中)耶?
如是,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不修身行之念,不广修,魔得彼机会,魔得彼缘。
诸比丘!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之,魔不得彼机会,魔不得彼缘。
诸比丘!譬喻以轻系球?置于完全坚固木制之闩上,
诸比丘!汝等对此如何思惟,彼轻系球,可完全坚牢木制闩上之机会耶?
不然,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魔不得彼机会。
诸比丘!譬喻有湿气、水气之薪,时,人取木燧近至:我可令生火,我可令火现。
诸比丘!汝等对此如何思惟,彼人以其有湿气、水气之新,且取燧木相磨,以可令火生、令火现耶?
不然,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魔不得彼机会,不得彼缘。诸比丘!臂喻有水瓶,水充满缘[瓶口]与水平,鸟可饮程度而置台上,其时有人,荷水来,
诸比丘!汝等对此如何思惟,彼人能得水之倒下(入瓶中)耶?
不然,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魔不得彼机会,魔不得彼缘。
诸比丘!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彼个个应使通达作证法而善通达作证之、其时时倾心者,于其各处应得见证之可能。
诸比丘!譬喻水瓶之充满,水充满缘与水平达鸟可饮之程度而置于台上,有力之人从此倾于此处、彼处者,水可(遍)达耶?
如是,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彼个个应使通达作证法而善通达作证之,其时时倾心者,于其处应得见证之可能。
譬喻有平地四角之池,堤塘坚实充满,水(满)缘及水平为鸟可饮之时,有力之人于此处彼处决裂堤防者,水应至(各处)耶?
如是,世尊!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彼个个应使通达作证法而善通达作证之,其时时倾心者,于其各处应得见证之可能。
诸比丘!譬喻善地之四衢大街,令立于善调严驾之车,准备鞭,其乘有巧御车之调御师,左手持手索,右手持鞭,如随心所欲而令行。
诸比丘!又如是,凡有人修身行之念,广修,彼个个应使通达作证法而善通达作证之,其时时倾心者,于其各处得见证之可能。
诸比丘!修行、修习、广修、练习、习熟、随习、积习、善精勤身行之念时,可期待此等十功德。
如何为十?
克服乐与不乐,而且不许其不乐,绝对征服已起之不乐而住;
克服怖、畏,而且不许其怖、畏,绝对征服已起之怖、畏而住;
忍耐冷、热、饥、渴、虻、蚊风热、蛇等之诸触,恶样不欢迎之语路;
安住忍受已起身受之苦、刺、粗、辛、不可意、杀人者之不受;
则易得、无苦得、无难得四禅之胜意,而得现法乐住;
得无量之神通,如一已而为多,多已而为一,[或]现,[或]隐,
[或]通壁,[或]越篱,[或]串出,无碍而行,犹如于空中;出没于地中,犹如于水中;行于水上而不沈犹如于地上;于空中结跏趺坐,犹如有翼之鸟;有如是大神力、大威德,以手善扪摸彼日月,以身加之[至]梵天界,善转其自在力;
以超人之清净天耳界,能闻任何远近天、人之两声;
心知其他诸有情、他人之心。有贪心以知有贪心;离贪心以知离贪心;有嗔心以知有嗔心;离嗔心以知离嗔心;有痴心以知有痴心;离痴心以知离痴心;略心以知略心;广心以知广心;大心以知大心;非大心以知非大心;有上心以知有上心;无上心以知无上心;定心以知定心;非定心以知非定心;解脱心以知解脱心;
随念无量之宿住。即一生、二生……乃至……如是以并其事情及境遇随念无量之宿住;
以超人清净之天眼见诸众生于善趣、恶趣之死、生、卑、尊、美、丑,如随业而趣之诸众生;诸漏尽为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于现法中自通达、作证、具足而住。   诸比丘!修行、修习、广修、习练、习熟、随习、积习、善精勤时,可期待有如是之十功德。
世尊如是说已,欢喜之彼等诸比丘,欢喜世尊之所说。

点击返回阿含经专题总目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