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天使经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天使经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1,198 次浏览

天使经

北传汉译中阿含六四、大使经(大正藏一,五0三页。)铁城泥梨经(大正藏一,八二六页。)阎罗王五使者经(大正藏一,八二八页。)增一阿含二四,四、大子经(大正藏二、六七四页。)
本经乃说,若身、口、意之三业净善者,死后生于天界或人界之善趣,不善业者,死后生于饿鬼畜生、地狱。生地狱者,阎魔王问,生前不见持生、老病、刑罚、死之五天使劝励善业否?因不善业故,告以应对地狱受惩治,如是令狱卒等,引其罪人往种种之地狱,详述其苦之状况。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只陀林给孤独园。
其时,世尊言诸比丘曰:诸比丘!
彼诸比丘应世尊言:世尊!
世尊乃如是曰:
诸比丘!譬喻家有二门,其眼者于其处立于中央,见人人或入其家、或出、或来访、或辞去。
诸比丘!恰如是,我亦以超人清净之天眼,见诸众生之死、生、卑、尊、美、丑、善趣、恶趣,见诸众生随业而趣。
诸尊!此等之众生,实具足身善行,具足语善行,具足意善行,不诽谤诸圣者,有正见,正持正见业。彼等身坏命终后,生于善趣、天界。
乃至诸尊!复,此等诸众生,具足身善行,具足语善行,具足意善行,不诽谤诸圣,有正见,正持正见业。彼等身坏命终后,生于诸人中。
诸尊!此等诸众生,实具足身恶行,具足语恶行,具足意恶行,诽谤诸圣者,有邪见,正持邪见业。彼等身坏命终后,生于饿鬼界。
诸尊!复此诸众生,具足身恶行,具足语恶行,具足意恶行,诽谤诸圣者,有邪见,正持邪见业。彼等身坏命终后,生于畜生。
诸尊!复此等诸众生,具足身恶行,具足语恶行,具足意恶行,诽谤诸圣者,有邪见,正持邪见业。彼等身坏命终后,生于不幸处、恶趣、险难处、地狱。
世尊曰:
诸比丘!彼多被狱卒捉其腕以见阎魔王曰:王!此人无慈心,不成沙门、婆罗门,于其家,对长者无恭敬心。王应加笞刑彼。
诸比丘!对彼,阎魔王讯问第一天使,检讨、教诃:
男子!汝于人中,不见第一天使之出现耶?
彼如是言:
尊!未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于人中,不见幼孩儿唯仰卧、自横涂其粪尿耶?
彼如是言:尊!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知、有念而长大,汝有无如是思念耶?--我实亦生法,不越度生。然,我应由身、口、意作善--。
彼如是言:
尊!我未能,我放逸也。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放逸故,汝不由身、口、意行善。男子!汝正如汝之放逸,如是应令惩罚汝。然而,实汝如是之恶业,非母所作、非父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非诸天所作。此恶业乃汝自己之所作也。汝应自受其果报。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讯问第一天使,检讨、教讨已,讯问第二天使,检讨、教诃:
男子!汝于人中不见第二天使之出现耶?
彼如是言:
尊!未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女成男之生八十、或九十、或百岁,老而腰曲如梁、依杖身摇震而行、病身而失壮气、齿落、发白、或发落秃头、皮皱、斑黑、四肢损耗耶?
彼如是言:
尊!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知、有念而长大,有无如是思念耶--我亦实老法也。不越度老。然,我应由身、口、意作善--。
彼如是言:
我未能,尊!我放逸。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放逸故,汝不由身、口、意行善。男子!汝正如汝之放逸,如是应惩罚。然而,实汝如是之恶业非母所作、非父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故旧之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非诸天所作。此恶业乃汝自己之所作也。汝自己应受其果报。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讯问第二天使,检讨、教诃已,讯问第三天使,检讨、教诃: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第三天使之出现耶?
彼如是言:
尊!未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于中人,曾见女或男之有病、恼、极重病、自己横涂其粪尿,依其他之人人使之卧床耶?
彼如是言:尊!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知、有念而长大,无有如是思念耶?--我亦实病法、无越度病。然而,我应由身、口、意作善--。
彼如是言:尊!我未能,我放逸也。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放逸故,汝不由身、口、意行善。男子!汝,如汝之放逸,应如是惩罚。而实汝之如是恶业,非母所作、非父之所作、非兄弟之所作、非姊妹之所作、非故旧之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亦非诸天之所作。此之恶业,乃汝自己之所作也。汝自己应受其果报。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讯问第三天使,检讨、教诃已,讯问第四天使,检讨、教讨: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第四天使之出现耶?
彼如是言:尊!未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诸王之捕捉盗贼、犯罪者,令作种种刑罚,即:以杖打、以鞭笞、以棒掷乃至以刀截头耶?
彼如是言:尊!曾见。
阎魔王如是曰:
男子!汝有知、有念而长大,汝曾如是思念耶?--尊!人实作诸恶业者,彼于现世且受如是类之种种刑罚,何况他世耶?然,我应由身、口、意作善--。
彼如是言:尊!我未能,尊!我放逸也。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男子!汝有放逸故,不以身、口、意行善。男子!汝如汝之放逸,应如是惩罚。而实汝如是之恶业非母之所作,非父之所作、非兄弟之所作、非姊妹之所作、非故旧之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亦非诸天之所作。此恶业乃汝自己之所作,汝自己应受其果报。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讯问第四天使,检讨、教诃已,讯问第五天使,检讨、教讨: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第五天使出现耶?
彼如是言:
尊!未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于人中曾见女或男之死,经一日或二日或三日,生起膨胀、青瘀、脓烂耶?
彼如是言:尊!曾见。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知、有念而长大,曾如是思念耶?--我实亦死法,不越度死。然,我应由身、口、意行善--。
彼如是言:
尊!未能,尊!我放逸。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如是曰:
男子!汝有放逸故,汝不由身、口、意行善。男子!正如汝之放逸,应如是惩罚。而实汝如是之恶业非母之所作、非父之所作、非兄弟之所作、非姊妹之所作、非故旧之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亦非诸天之所作。此之恶业,汝自己之所作,汝自己应受其果报。
诸比丘!阎魔王对彼讯问第五天使,检讨、教诃已而默然。
诸比丘!诸狱卒对彼,行名为五种连之刑罚。即:以赤热之铁戈刺手,以赤热铁之戈刺第二手、以赤热铁戈刺足、以赤热之铁戈刺第二足、以赤热之铁戈刺胸中。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其恶业不尽之间,彼不得命终。
诸比丘!狱卒从彼带去,以斧斩之。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其恶业不尽之间,彼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从彼之足悬上、头垂下,以利斧割之。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其恶业不尽之间,彼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从彼轭于车,往返于热燃之地上。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其恶业不尽之间,彼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从彼,悬于热燃炭火大山之上下。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其恶业不尽之间,彼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从彼足捉于上,以投入赤热燃烧之铜釜中,使彼煮沸于其处,使彼煮沸于其处,或上行,或下行,或横行。彼,于时处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恶业不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将彼投入大地狱中。诸比丘!而且彼大地狱:
有四隅四门,等部令等分
铁壁之所围,以铁为盖蔽
其铁制土地,令敷火燃烧
扩遍百由旬,一切时不息
诸比丘!而彼大地狱,于东壁起光焰以达于西壁。于西壁起光焰以达于东壁。于北壁起光焰以达于南壁。于南壁起光焰以达于北壁。于下起光焰以达于上,于上起光焰以达于下。彼于其处受激苦之苦受。而且,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经历久时之间,有时彼大地狱之东门开。彼于其处全速力行走,彼为全速力行走,彼皮被烧、肤亦烧、肉亦烧、筋亦烧、骨亦焦,实有如是之娆乱。诸比丘!而彼达多时耶!其时,彼门闭矣。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经历久时之间,于有时彼大地狱之西门开。彼于其处全速力行走,彼为全速力行走,彼皮被烧、肤亦烧、肉亦烧、筋亦烧、骨亦焦,实有如是之娆乱。诸比丘!而彼达多时耶!其时,彼门闭矣。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经历久时之间,有时彼大地狱之有北门开时。彼于其处全速力行走,彼为全速力行走,彼皮被烧、肤亦烧、肉亦烧、筋亦烧、骨亦焦,实有如是之娆乱。诸比丘!而彼达多时耶!其时,彼门闭矣。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经历久时之间,有时彼大地狱之有南门开时。彼于其处全速力行走,彼为全速力行走,彼皮被烧、肤亦烧、肉亦烧、筋亦烧、骨亦焦,实有如是之娆乱。诸比丘!而彼达多时耶!其时,彼门闭矣。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而且,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然,彼大地狱恰等无间,即俱有大粪尿地狱彼堕于其处。
诸比丘!而彼粪尿地狱,有针嘴之生物以破其皮。皮破已而破肤。肤破已而破肉。肉破已而破筋。筋破已而破骨。骨破已而啖髓。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而彼粪尿地狱恰等无间,即俱有大热灰地狱,彼堕其处,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而彼热灰地狱恰等无间,即耸高一由旬,有刺十六指长,俱有热燃之大针树林。诸狱卒从彼悬于其处之上下。彼于其处,受激其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而彼针树林恰等无间,即俱有剑叶林,彼陷其处,诸风吹动其叶,破彼之手、破足、破手足、破耳、破鼻、破耳鼻。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而彼剑叶林恰等无间,即俱有大灰河地狱,彼堕其处,彼于其处随流而下,溯流所转,上下转流。彼于其处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从彼钩上使立于陆地,如是言:
男子!汝有何所欲?
彼如是言:尊!我饿!
诸狱卒以热燃之热铁钳开彼之口,以热燃之热铁丸投入其口。此以烧彼唇、口、喉、胸、以持去大肠、小肠,由下部出。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对彼如是言:
男子!汝有何所欲?
彼如是言:尊!我渴也!
诸比丘!诸狱卒以热燃之热铁钳以开彼之口,将热燃之热溶铜注入彼之口中。以烧彼唇、口、喉、胸,持去大肠、小肠,由下部出。其时,彼受激甚之苦受。然,只要彼恶业未尽之间不得命终。
诸比丘!诸狱卒更将彼投入大地狱。
诸比丘!昔阎魔王有如是思惟:
人实于世间行诸恶业者,彼应受如是类之种种刑罚。然,正欲得人位。而如来、应供、正等觉者出现于世,而我礼拜彼世尊,请彼世尊为我说法。我如是得证知彼世尊之法。
诸比丘!而我以此非为其他沙门、婆罗门之闻而语者。而我自知、自见、自识、我唯如是说者也。
世尊如是说已,此时,大师善逝,更说:
被诸天使戟,放逸诸学童
彼长时忧感,彼受卑贱身
凡由诸天使,于此诸正士
虽为小刺戟,正法不放逸
于取见怖畏,生死之生因
无取即解脱,若灭生与死
彼得安稳乐,现法胜涅盘
越诸怨恨怖,度诸苦而去

点击返回阿含经专题总目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