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大迦旃延一夜贤者经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大迦旃延一夜贤者经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1,069 次浏览

大迦旃延一夜贤者经

北传汉译中阿含一六五、温泉林天经(大正藏一,六九六页。)
本经乃比丘三弥提住温泉精舍时,一天神来问彼知一夜贤者之说,但彼不知道,于是彼以此问佛。佛唯说其偈,不为解释而去。诸比丘不知此偈之详义,因而请大迦旃延为之说明,大迦旃延向诸比丘详释之,后诸比丘以此义报告佛陀,佛陀赞叹大迦旃延之解释。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王舍城多普达(温泉)精舍。
时,尊者三弥提于夜晓时起出,往彼温泉洗浴肢体,洗浴肢体已,着一衣而上以伫立干其肢体。时有殊胜容色之一天神,夜渐明时以耀照全温泉,近至尊者三弥提之处。近已,立于一面。立于一面之彼天神,如是言尊者三弥提:
比丘!汝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耶?
尊者三弥提曰:
友!我不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友!然者,汝受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耶?
天神曰:
比丘!我亦不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分别。比丘!然者,汝忆持一夜贤者之偈耶?
尊者三弥提曰:
友!我不忆持一夜贤者之偈。友!然者,汝忆持一夜贤者之偈耶?
天神曰:
比丘!我亦不忆持一夜贤者之偈。比丘!汝应学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汝应习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汝应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是持梵行最初之利益者也。
彼天神如是言。如是言已,彼忽然消失。
时,尊者三弥提,其夜过后,诣彼世尊之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尊者三弥提,如是白世尊言:
世尊!于此,于此,我于夜将晓时起出,至彼温泉洗浴肢体。于温泉洗浴肢体已,着一衣而上,伫立干其肢体。世尊!时,有一天神,夜渐明时时以耀照全温泉,近至予之处。近已,立于一面。立于一面之彼天神,如是言予:
比丘!汝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耶?
予曰:
友!我不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友!然者,汝受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耶?
天神曰:
比丘!我亦不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分别。比丘!然者,汝忆持一夜贤者之偈耶?
予曰:
友!我不忆持一夜贤者之偈。友!然者,汝忆持一夜贤者之偈耶?
天神曰:
比丘!我亦不忆持一夜贤者之偈。比丘!汝应学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汝应习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汝应忆持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比丘!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是持梵行最初之梵行之最利益者也。如是言已,忽然消失。
善哉,世尊!世尊为我说一夜贤者之总说与分别。   世尊曰:然者,比丘!应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之。
尊者三弥提应世尊:如是,世尊。
世尊即如是说: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诚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是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世尊如是说,如是说已,善逝从坐起,入于精舍。
时,世尊入去后不久,彼诸比丘如是思念:
友!如是世尊为我等略说而示总说,不分别详细之义,从坐起而入精舍。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诚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是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世尊如是略示总说而不分别详细之义,谁得详细分别其义耶?
时,彼诸比丘如是思念:
彼尊者大迦旃延是大师,为诸有学识之同梵行者所称赞、所敬重。然者,尊者大迦旃延堪得详细分别世尊所略总说之未详细分别之义,我等至彼尊者大迦旃延之处。至已,对尊者迦旃延以问其义如何?
时,彼诸比丘,至彼尊者大迦旃延之处。至已,共问讯尊者大迦旃延。交换应喜、应乐之语已,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彼等诸比丘,如是言尊者大迦旃延曰:
友!迦旃延!此,世尊为我等略示总说,未详世分别其义,从坐起而入精舍。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诚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是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如是,世尊去后不久,友!迦旃延!我等生如是思惟:
如是,友!世尊略示总说、不详细分别其义,从坐起而入精舍。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诚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是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世尊如是略示总说而不详细分别其义,谁得详细分别其义耶?如是,友!迦旃延!我等生如是思念:彼尊者大迦旃延是大师,为诸有学识之同梵行者所称赞、所敬重。然者,尊者大迦旃延堪得详细分别世尊所略总说之未详细分别之义,我等至彼尊者大迦旃延之处。至已,对尊者迦旃延以问其义如何?大迦旃延应能分别。   尊者迦旃延曰:
友!譬有人欲坚材,求坚材,行探求坚材,大树之耸立而有坚材者,如以过根、过干已,于枝叶而思求得坚材。此亦有如是之结果。诸尊者于大师之面前时,以弃彼世尊,思惟于我得问此义。
友等!彼世尊实以知是知,见是见。是眼者、智、法者、梵行者、说者、宣说者、持义者、与不死者、法主、如来也。而亲向世尊以问其义,其时奉持之。汝等如世尊之解说,应如是忆持之。
诸比丘曰:友!迦旃延!世尊是正知是知是知,见是见。是眼者、智、法者、梵行者、说者、宣说者、持义者、与不死者、法主、如来也。有时向世尊当请问其义,我等如世尊之解说,应如是忆持。而尊者大迦旃延亦是大师自己,及有学识之诸同梵行者所赞赏、敬重也。而尊者大迦旃延,由世尊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者亦能详细分别其义。勿踌躇,尊者大迦旃延应分别之。
尊者迦旃延曰:友!然者,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之。
彼诸比丘答尊者大迦旃延曰:如是,友!
尊者大迦旃延如是曰:友!世尊对汝等所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从坐起而入精舍时,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必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其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友!如是,由世尊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我如是详细知解其义。
然者,友!如何是追于过去:
如是,我眼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色。其处被欲贪所缚而有识。识之为欲贪所缚故有喜。其喜故以追过去。
如是,我耳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声。其处被欲贪所缚而有识。识之为欲贪所缚故有喜。其喜故以追过去。
如是,我鼻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香。其处被欲贪所缚而有识。识之为欲贪所缚故有喜。其喜故以追过去。
如是,我舌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味。其处被欲贪所缚而有识。识之为欲贪所缚故有喜。其喜故以追过去。
如是,我身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触。其处被欲贪所缚而有识。识之为欲贪所缚故有喜。其喜故以追过去。
如是,我意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法。识所缚于欲贪,识之所缚于欲贪故而喜彼,喜彼故而追于过去。
友!如是追于过去也。   然者,友!如何是勿追过去:
如是,我眼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色。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为勿追于过去。
如是,我耳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色。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为勿追于过去。
如是,我鼻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香。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为勿追于过去。
如是,我舌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味。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为勿追于过去。
如是,我身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触。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为勿追于过去。
如是,我意有于过去之时。如是有诸法。于其处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追于过去。
友!如是勿追于过去也。
友!然者,如何愿于未来:
如是,我眼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色。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我耳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声,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我鼻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香,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我舌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味。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我身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所触。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我意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法。而心愿得于未得,缘心之愿而喜彼,喜彼故愿于未来。
如是,友!以愿于未来也。
然者,友!,如何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眼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色,而心不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耳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色,而心不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鼻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香,而心不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舌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味,而心不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身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所触,而心不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我意有于未来之时,如是有诸法。而心愿得于未得,不缘心之愿而不喜彼,不喜彼故不愿于未来。
如是,友!不愿于未来也。
然者,友!如何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眼与彼诸色,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耳与彼之诸声,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鼻与彼之诸香,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舌与彼之诸味,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身与彼之诸所触,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意与彼之诸法,两者皆为现在,于其现在,识被缚于欲贪,识被缚于欲贪故喜彼,喜彼故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如是,友!动摇于现在之诸法也。
然者,友!如何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彼眼与彼之诸色,两者皆于现在。而于彼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不被缚于诸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耳与彼诸声,两者皆于现在。而于彼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不被缚于诸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鼻与彼诸香,两者皆于现在。而于彼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不被缚于诸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舌与彼之诸味,两者皆于现在。而于彼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不被缚于诸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身与彼诸所触,两者皆于现在。而于彼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不被缚于诸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意与彼诸法,两者皆于现在,而于现在,识不被缚于欲贪,识不被缚于欲贪故不喜彼,不喜彼故,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
友!如是为不动摇于现在之诸法也。
友!世尊对汝等略示总说,不详细分别其义,从座起而入精舍时: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必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其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如是,友!由世尊所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者,我如是详细知解。而愿意者,诸尊者!应往世尊之处,以请问其义。如世尊之对汝等所说,如是,汝等应受持之。
时,彼等诸比丘,欢喜、随喜尊者大迦旃延之所说,从座起而诣彼世尊之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于一面坐之诸比丘,如是白世尊言:世尊!世尊之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从座起而入精舍时: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必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其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世尊!如是,我等于世尊去后不久,生如是思惟:友!世尊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而入精舍时: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了知彼修习,唯应今日作,
作须必热心,谁知明日死,
不遇死大军,实谓无其事。
热心如是住,昼夜不懈怠,
此一夜贤者,谓静寂默者。
如是,由世尊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其义者,谁应得详细分别其义耶?
世尊!而我等生如是念:友!彼大迦旃延是大师自己,及有学识之诸同梵行者所赞赏、敬重也。而尊者大迦旃延,由世尊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者亦能详细分别其义。勿踌躇,尊者大迦旃延应分别之。
世尊!时,我等往尊者大迦旃延之处。至已,以其义问于尊者大迦旃延。世尊!我等由尊者大迦旃延说如是相、如是句、如是文,分别是义。
世尊曰:诸比丘!大迦旃延是贤者也,大迦旃延是大慧者也。诸比丘!若汝等以其义问我,我亦如大迦旃延之解说,正应如是解说,此恰是其义也。汝等应如是忆持之。
世尊是说已。欢喜之彼诸比丘随喜世尊之所说。

点击返回阿含经专题总目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