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道次第传承诸师修心语录·14承传诸师所说一般修心语录

道次第传承诸师修心语录·14承传诸师所说一般修心语录

发布日期: 2006-01-01 浏览量: 2,029 次浏览

拾肆 承传诸师所说一般修心语录

一、文殊开示宗喀巴大师说:“以后应当勤祈上师即本尊;忏除过去所积罪障;增长广大资粮;并依大车轨智理细研显密经论教义,如是三者合修的方法,不断勤修,不久将获证究竟正见,与一切显密无谬教义的决定通达。”

二、秘密主对朗喀绛称大师开示说:“业金刚:汝应知——对上师还未修得十分的敬信,而说是已见本尊及心中生起通达,这是撒谎;未从内心想念过死无常,而说是能舍此世心;与及对业果未生决定信,而说不作诸恶;没有丝毫的利他心,而说是心中生起了慈心和悲心;未通达世俗一切法无实有,而说是已通达空性等说法,都是谎言。”又说:“如果想作一个纯正的学法人,基本应以信为最要!”复启问道:“生信之因为何?”秘密主复答道:“依止上师应视师如佛而生信;应念死无常而生信;应与具信者为友伴而生信;应思维轮回过患而生信。”

三、寂天《入行论》中说:“所说种种方便次第,皆为有情,以为修故,故不唯“专注修”(或译决断修),藏语“觉贡”为修,一切闻思等,皆是修故。应知佛说经教多分十之七八,皆属“寻伺观修”(藏语“皆贡”)。若但执“觉贡”为修,实谤佛法多分”,故《菩提道次第》中以“分别慧观”四字释“皆贡”,以“专一安住”释“觉贡”。若无“觉贡”不能转变素常思想之心。以“恶”之“皆贡”为喻,如颇公说:“所谓修者,吾人非不修者,特以吾人所修者,非圆满佛陀之黄金为地等,乃修贪、嗔、痴,修地狱之炽铁为地等故,吾人但勿向此而修则可矣。”

四、莲花戒大师说:“说无闻无思而修,与具足闻思而修,二无分别,作是言者,是不知应断应证有多方便,得果最速,心境相合谓之修,如能修之心,与所修之悲(境)相和合(串习使之相和合),非无分别之谓(修也)。”

 

五、阿底峡尊者初住阿里二年,讲说法要,继因如约将返印时,藏王菩提光一再启请开示要法,尊者答说:“先所说法,已足用矣。”复经菩提光再四殷重启请,尊者始说如下教授:“识高智明的诸善友:余德薄智浅不足以言宣说法要,然以善友等之殷重劝请,聊再申说:

(一)直至未证菩提之间,不可无师,故应以善知识正士为依止,直至未通达空性之间,仍须多闻,故应常听上师教授。法者,仅只了知,难证大觉,故不可以了知为足,应从而勤修此心,应远离损害之境,常住于增善之域。

(二)未得坚定之间,喧嚣可扰。应住于寂静山林,离生烦恼之友,应以增善之友为依,心生受持。任于何时,作业(世务)岂有完期?应抛却之,安立而住,昼夜勤修,常时回向善根,自心常时不失寻察。

(三)获有上师教授者,或修行或任作何种,但能如师教而行,殷重恭敬而作,彼得佳果,已不远矣。若心如法而行,何愁衣食之不得。应观诸贪婪无厌之亲友,如饮盐水而不厌足,自应生起知足。

(四)应摧伏贡高我慢充塞之心,意气调柔,安详而处,应知所谓福德之虚名,亦是佛法之障碍。对应离之名利恭敬,彼是魔绳,应视如泥石,而抛弃之;赞誉颂德之语,彼为欺骗之街,应视如唾涕,而除却之。

(五)现在之安好、快乐、亲爱三者,纵全聚得,亦不过暂时,应抛诸脑后;来生较此生尤长,为来生饱满计,应深藏善宝;死时一切皆须抛却而去,无何可作,故任于何种,应无贪恋;对诸卑下者,应生悲心,除掉轻毁之意。

(六)勿对怨者憎!亲者爱!勿嫉才德,应生敬仰,则受其德矣。不观他过,宜省自失,视己过如脓血,而抛弃之。不计自善,应思他德,视己如众之公仆,谦恭而处。

(七)对一切有情,应作父母想,应生爱如己子之慈心,应常存欢悦慈意,说无气忿之诚实语。若多说无意义之语,易生混乱,故言应合量。无意义之举若多,则碍善业,故应止非法之行。勿以无意义之诸作业为重,事后徒劳而无益也。

(八)任何作业,确难如意,盖由过去业力而成。故宜以阔达为乐;噫嘻!违正士意直如死!故应诚直而行;此生苦乐,由过去业力而来,故不必怨天尤人;一切安乐,确是上师加持,应生报恩想;未伏自心,难伏他心,故应先调自心。

(九)无神通妙用,难成熟他者,故应精修;所积财物,决放置而去,故勿为财故,而积罪恶。唯趋于财物受用,实无意义,故应行以功德而为庄严之布施。

(十)欲此生美好,与后世安乐,应常守戒;浊世多嗔,应披息嗔忍辱之铠甲;由怠惰之力,至今无成,故应燃起精进之火;放逸之途中,将寿命消尽,故从今应具定力,安心定意而行。

(十一)由邪见之力,不达真义,故应观察正义,善友们:在此轮回泥淖中,无乐可言,故应归宿于解脱之大陆。

(十二)若对上师之教授,生起乐趣,如游悦意之园林,则生死之流可涸,余非空言,汝等谨记,此诸要义。从此谛听,若遵而行,匪独余生欢喜,自他有情,亦得安乐。下愚之言,希各凛遵!又阿底峡尊者说:“末世众生,依我教授承传,一心启请,即能与我相见(有授记),我死后住兜率,设有众生敬信我教法,必与我相值”等语。

 

六、玛巴译师赐弟子教授三十言:

(一)子应以三宝为依。

(二)应以信为友。

(三)分别为厉鬼。

(四)我慢为大魔。

(五)轻毁为大恶。

(六)嫉妒害道。

(七)酒能坏德。

(八)若忽四力以忏罪,则仍流浪于六道。

(九)若未勤积诸佛之善业,则不得佛解脱乐。

(十)未断十恶业,仍须受恶趣苦。

(十一)若未修习空与悲,则难得证究竟觉。

(十二)若欲此生成正觉,须待此心无散乱。

(十三)总摄密部究竟义,六法具足汝应修。

(十四)总摄教授究竟义,秘密方便要道汝应修。

(十五)若希求名利恭敬者,则彼已堕魔口中。

(十六)若自赞毁他者,则彼已堕危岩下。

(十七)若未调伏心象者,教授亦等欺惑言。

(十八)发心为大农。

(十九)无生为妙见。

(二十)方便要道趣深修。

(二十一)实行须由风脉道。

(二十二)须识俱生而受持。

(二十三)须依正士至尊师。

(二十四)勿趣人生放逸道。

(二十五)应观自心本无生。

(二十六)轮回无乐处。

(二十七)勿视苦为患。

(二十八)觉心即是佛。

(二十九)勿须多言,舍此无深语。

(三十)汝应修行于此诸善道。

七、《至尊弥拉惹巴清净史事》中记载说:“至尊弥拉得师玛巴欢喜摄受,传授灌顶及教授后,并赐生活用具,命弥拉去到“达口乍”闭关专修。那时,尊者弥拉燃一油灯,顶在头上,灯油末烬,身不移动。这样日以继夜,勤修了十一个月的时候,玛巴上师双尊(师之明母同来)持着“会供应用资具”前来关房中,玛巴上师说:“爱徒:你专修了十一月之久,已是那俱生暖乐修到得力的时候了。现在暂时开关来我身边,苏息疲劳,并将你生起的修悟情况对我细说一下”……几番劝勉,至尊弥拉始开关来到玛巴上师座前,恭敬顶礼,诚供七支后说:“我今于师前略述修悟,祈师赐鉴:我决知此烦恼聚积,成熟血肉之躯诸众生,具福善欲求解诸人士,其暇满人身,犹如大舟,浪游三途海中,被所积恶业之牵引,飘浮于上(善)下(恶)两途之分界处,实已至长乐与永苦,即其中具极大利乐与危害之时(“决知”即内心生起了决定的了达)。我决知在此苦海生处,难以解脱中,现在依众生舵主——我至尊上师之力,能得解救之渴望中,最初皈依三宝,依皈依学处,当如理修学。其中一切福善之生源,确为上师,以此当如师教而行,切勿退失誓言。此为巨大的第一扼要;继此我决知暇满难得、死无常、业果、轮回过患等,于此诸门中,由猛利思修力,令我心油然感动!知欲求解脱轮回,应依别解脱戒,依此戒为基,渐次登诸乘。故应于所承受戒学处,如护眼珠而守护。若有退失,应忏还净。不为自利一己寂乐劣乘而迷误,应渴求从轮回中解救一切众生,而发菩提心。将所有一切以慈心悲心所作善业,皆回向于利他,是为大乘发心;我决知应舍离声缘之道,而趣入大乘道中,并应以清净正见(空见)为基,而入密宗金刚乘道。此复于获证正见中,应求一具德相上师,善巧四灌顶清净仪轨,具全无颠倒传知之方便,而为灌顶。所谓“汪”者(汪,藏语意为权、自在,灌顶即含授权,令得自在诸义,即灌顶授权。)为授甚深正见之权故。此复应如次而精修。此中与显乘共通之人无我正见,当勤励寻求,依教及理,由因与喻多门,而求我不可得,由此通达人无我。应于如是人无我见中而一心等住,并依多种因门而抉择中,断诸疑虑分别,顿入无分别中,过若干年月日时而不自知,须依他而度量,是为生起寂止(定)。于此中复以正念正知而培修,未入昏沉,获得明了精坚,现有中而无自性,明了中而无分别,裸然清觉,澄净莹澈,是为寂止(奢摩他)之修觉。是于此(止)中摄持“胜观:毗婆舍那)。对凡俗有情来说,不能现见合量之胜观,须登初地始获证胜观。以此是依所缘而作为道相,其他所有寂止中显现之境相,佛尊身相等各种显现,仅是修中所起之修征,想是无巨大要义。总说起来,具明了精坚之善修止相,与及以甚深妙观智而观修,此为证得胜观不可无者也。思如登梯,须从下级然,修寂止任何一切有相无相门中,皆应先发慈心悲心,任何作为皆应以缘利他之发心为津梁。中间当应以清净正见归于无缘而修习,最后回向利他,发宏愿,仍归于无缘而行事。如是为一切道中最胜道。又如人饿时,知有食物,而不取食,不生益用,当食始益。通达空性,亦复如是,只知其义,不足益用,须修始益;特别是我得知通达胜观之方便,应于后得(下座未修时)中,勤行积资忏净二者为极要。总结要义,我得知现在瑜伽者所修空性、平等陆、无言说、无分别等,皆为与四灌顶符合之密宗金刚乘道次第之见。以上诸决知,是我实践,身心领受,甘苦自知,本来真体,穷追愈显,死生荣枯,等同一味。如是觉已,前来恩德无比上师双尊之座前,我无财物以供养,直至命存,愿以依教奉行而供养,并愿以我究竟通达供于色究竟天(佛所居天)法宫中。”玛巴上师双尊听其修验语后,认为弥拉身心获得进益,心极欢喜!至尊弥拉依此有所进益之修基上,继续于多数山林圣地向上道,不断艰苦精修,直至获证究竟殊胜成就。特别是至尊弥拉以依教奉行作供养,得师欢喜,将空行母单独耳传教授,独传弥拉一人而说道:“汝勿想于我座前,无财物供养,师不尽传教授,汝以财物·供我我亦不喜。我喜汝能依师教奉行而作供养,及汝之精进毅力,以是以独傅之法传汝,汝应勤奋建立修幢。”

 

八、善知识菩提宝(阿底侠尊者之弟子)说:“无论上根利智,能广研经教者,或劣慧者,都须从菩提道次第而入,由知门路,然后于别种经教,摄取受用。劣慧钝根,如由皈依起,至圆满双运位止,能精修固可得成,但能逐次了解,则于三藏十二部佛经要义,已种习气,否则,如先读大经论,由于劣慧,如入五里雾中,不但不得妙果,且未种习气,空过此生。”仲敦巴尊者也说:“如先未学菩提道次第,所学虽多,皆不能得纲领本末。”

 

九、甘丹派大德博多瓦传派应断六事。他作有颂说如下:

一,应离处所颂说:“自乡与家宅,本庙及城市,喧嚣纷嚷处,此五非行境,不净及淫秽,退失誓句处,人与非人等,为灾作障处,诸处应迷离。”

二,应离恶友颂说:“淫乱及退戒,妇女及爱染,见行不顺者,唯求此世义,缺立人性辈,痴呆与大欲,亲眷等恶朋,一概应远离。

三,应断食物颂说:“酒肉葱蒜等,偷来及剩秽,僧物与赎物,造恶而来物,与及五邪命,取饮砾石水,不净二边行,诸养应断离。”

四,应断衣着颂说:“具兽形相衣,质色两不宜,量度不合律,太好或过劣,装饰讲华美,与戒相连衣,与及有袖等,一概应断离。”

五,应离资财颂说:“不宜诸沙门,掌握之资财,珍宝贵物等,八种不观物,僧物及赎物,他人爱着物,着贪强取财,如敌皆断离。

六,应离作业颂说:“田业及商业,利贷与养畜,药业工巧业,与及养亲友,作村诵仪轨(即赶经忏为生),求雨阻雹等,官绅两者前,为役皆应离。”

 

十、又博多瓦在修习菩提道次第中,所修和所取,以庄严道之支分,如

一,在修行中,依止上师之特点,有颂说:“不觅各种不同师,得一具相善依止,师之誓句如命护,一切净行随师学。

二,他持律之特点,有颂说:“善受适自身心戒,对教学处如教学。

三,他修心之特点,有颂说:“修心依次皆净修,等引通达以抉择。”

四,他所求知的特点,有颂说:“不求多类教授门,适学知识皆精学。”

五,他所取教授要门的特点,有颂说:“不觅夸大之教授,唯以三藏作教要。

六,他所离此生牵缠的特点,有颂说:“远离本乡土,断绝亲属缠,施主及区民,解除爱执方,不执家畜众,仆役与田业,惦念而生苦,一概应断除。”

七,他所行之特点,有颂说:“修心修善等诸事,韬光隐晦进义大,不作立功为要图,一座常修闻思修。”

八,他不作无谓的狂行,有颂说:“陷没贪欲现无贪,陷没自利作他利,贪着考虑此世等,诳染狂行皆不作。”

九,他所善巧精通,有颂说:“澄照三藏明镜里,显见二谛诸法性,不依世间善趣道,唯入智者所行径。”

十,他的见行清净之特点,有颂说:“身语作风如戒法,悲智无别胜心固,虽知取舍无二义,有分别中示无别。”

十一,他的坚定特点,有颂说:“已达轮回如是性,不因苦乐变自行,法业不为好恶动,厌心引生净解脱。”

十二,他断离世间八法的特点,有颂说:·“任何贪爱成苦集,作何现见如诸法,世间所作世八法,彼虽断除不显离。”

十三,他的悲心特点,有颂说:“难忍如母众生苦,非利他事不想念,不作表现具悲者,任作何种为利他。”

十四,他的智慧特点,有颂说:“诸法现而无自性,幻空体性虽已知,然于善恶业异熟,心生决定信极诚。”

十五,他学习菩萨行,断除与般若波罗密不顺方的特点,有颂说:“从他收集分与他,贪求名利废闻思,轻视罪业诸堕恶,不净施等皆不作。虽作出家众导师,对教不欲养癣患,特是不作导师中,因作尼轨而障教。仅依养命恶衣食,为利教法能舍命。不作与他对争事,随不安处不趣行,不为名利而求故,世法佳事亦不作。诸恶作业弃如仇,四时常勤十法行,离贪及恶神通等,除生功德禅定外,可疑之处不觅修。专注三门善不失,无垢经藏如眼灯,如药多闻不疲厌,所闻复能从今起,真实信乐勤修学。舌剑唇枪彼罕作,强造摄义亦不为,决义少而诸义通,闻教多而义界明。宗义不紊依法语,随说能善思修义,失词隐语作正解,理趣编集广说中,阅诸译缺误增等,并依善着诸释论,与师要诀及自慧,而作清净说法语。末法时中自不颓,能作如法修行中,除能宏法宰役等。合法顺义诸人外,其他官役两不作。事师作仆等除外,他众蛊惑不为役。远离合污同流事,依粗衣食自居卑,生起虔信大悲中,忍亏不谄行清净。不随不逐顺法作,寡治生事喜寂寞,遇灾障时对所修,亦不松弛作休息,仍如水流不断修,不贪此世唯念法,业果为命持戒净,出离轮回悲母众,求正通达伏我执。”

 

十一、甘丹派大德侠惹瓦说:“身体虽是有点病,但是想到正法所起的利益,才是利益,而我也就勉力地宣说教法,由正法所生的利益,才算得利益,其他所作的利益,如父母也对我们作出了这样的利益,但是那样利益对解脱来说,是一点也没有利益着,我们僧人如果对教法不生恭敬,应算是自己的罪过。对他人不生恭敬,不算是自己的罪过。”

 

十二、甘丹派大德喀热贡穹说:“没有信念的人士,是生不起什么功德的,因此,第一,应该依止善知识,阅读经藏;没有精进的人士,是生不起什么功德的,因此,第二,应该修死无常观而远离怠惰;有我慢的人,是生不起什么功德的,因此,第三,应该自己俯首下心,持重谦卑,如果具足这样三法的话,说他是声闻身也可以的;或说是菩萨身也可以的;或说是密乘身也可以的。总之,可以说他是一切功德身。”

 

十三、喀热贡穹临示寂时,还向其弟子妥巴开示说:“修行者应该远离家乡,和亲族不应遇于接近,应该是常依善知识,穿破旧衣,食粗恶食,持重谦卑。汝习梵语如流水般流利的时间中,一心专修吧!”

 

十四、甘丹派大德勒乌树巴心中刚生起上师所说法要,略嫌少一点时,上师贡巴瓦当即通达其内心而说道:“不在口中多说话为佳,而是重在此心实践。”

 

十五、勒乌树巴说:“我是一个中等的瑜伽者(自谦口吻),十四年来,我从未跨过官宦和一般在俗人家的门。”又勒乌树巴由于修念无常,生起了即刻将死的心情,所引生的猛勇精进力,昼夜都没有瞌睡,整个昼夜时间与他所修善业过程打成一片。旁人问他说:“近几天来有什么梦征没有?”他答道:“啊呀!这怎样说呢?我连瞌睡都没有,哪里来的梦呢?”

 

十六、勒乌树巴又说:“我的这心,是已经可以让我自己来随便驾驭它的厂。”又说:“过去我的这心,可以驾驭,而不被人们有所察觉。到现在对生死轮回,想我已是将能抛弃它的时候。如果未来的时间里,今说天,明说龙,今天开一会,明天聚两番,好比吹花使开的那样,只图炫耀暂时的话,那就会将自己的修心善行全部付之于流水了。对人们说,你这样作吧!人们每不乐听。我常见随人们所意乐的方面去使唤他,那倒是可行的。”

 

十七、大德嘉色·妥默让波少年时,在学法院中学经论期间,有施主提出问难说:“我有一疑问,《对法》中说:“无利养受为苦”,那末,如是“无利养受”即是苦的这一立论,请作答辩。”其他同学未能作出任何答辩,妥默让波想起这样的出处说:“在对法本论中说,对于一些声缘阿罗汉来说,虽然莫有利养的烦恼,但他们是见着业力的功能而生苦。”他说出了这样的理路来决断矛盾时,大众惊服,都对他赞说:“你真是无著菩萨。”由此都称他叫“播冻无著。”

 

十八、又嘉色·妥默让波在播冻讲说时,许多法友劝他说:“你手中财物这样菲薄,为了还要培养众多僧伽,请你对于现实财物受用方面,培积一下。”以此这妥默让波大师心中想到——由阿谀奉承来成全财用,以抚育门徒,这是与佛语相违的。非古德作风,往昔诸德作风,是舍此世心,行与佛语相合,在清净持三律的基础上,实修《菩提道次第》,如果这样实践培育,也才是我的实践。这样想后,依“实践”这一名词,他著作了一部《佛子实践论》,后来他病重,僧众请他留一遗嘱,他说:“佛子实践”即是我的遗嘱。”

 

十九、又妥默让波大师一心去到山林静修时,所作颂说:“远离喧扰如弃秽,为二利故常修止,愿乐修此诸士夫,得获内外皆寂静。”复作有长颂说:“诸善法友请细听,若欲获得常安乐,当思生老病死苦,思已三门励善法,勤善当舍此世利。吾人寿命如瀑布,刹那不住驱死所,青春犹如项花鬟,庄严一时变萎谢,刹那刹那此寿尽,所积受用无权享,仓促众中我死时,孑然知受此世欺,身若起立粪便流,肌肉浮肿眼内陷,不思饮食焦渴增,此身难保心忐忑,如是剧苦来临时,良医亦无救治方。修法祛厄亦无功,亲属虽亲复何能,两目注视亲朋面,双手颤抖扪自衣。奄奄一息气将断,凶狞阎摩来捕时,纵住珍宝筑室中,千万勇士持利械,虽作不断善守护,然难胜彼一阎摩,转轮胜王难拯救。三千界财亦难赎,以此现于三宝前,皈依当持七圣财,烦恼所成诸财物,为今后世诸苦源,取诸恶处漏患增,为增漏取之蕴魔。财如蜜蜂所酿蜜,丝毫自不能受用,为他人守此财物,自之生命亦牺牲,拥有三千界财王,离此世间逝世时,亦将孑身空手去。成办财宝正大道,何时无尽常乐因,信及戒闻与能舍,以及惭愧并智慧,求乐当持此七财。智者应依正士夫,若与为友生烦恼,此诸恶友如毒蛇,亦如毒食应抛弃,八十四种骗术绳,牢牢系缚贪欲夫,能害解脱命根本。彼诸妇女谁贪恋,富时虽避争附骥,窘时驱前亦逃避,即有亲子杀亲父,诸亲眷属谁可依,当面表示喜乐颜,背地宣传诸恶语,以德报怨反相害,总角交亦决受欺,以此应离世间贪,所有应离诸习气,无余断尽众生怙,怙主三宝应虔依。有为无常失常机,有漏无乐执乐倒,涅盘寂静求寂道,当修无我离二边,恶业大海违缘浪,众苦江河流常注,恶众鲸鳄常浪游,如是城海勿生贪。自他悦意无他害,泉甘丰富住果林,不闻贪嗔爱憎语,寂静山林中应住,花蜂时来奏乐歌,美丽孔雀时起舞,一些幽枝如扇动,一些花果熟自落,具足八德美泉流,淙淙悦耳声传播,细流飞瀑遍庄严,含露鲜花十方馥,如是寂林悦意处,示我甚深微妙法,犹如第二佛陀师。师所开示法乳流,能增身心悟达教,昼夜刹那亦不懈,励力勤修应当作,方便大船载智品,我持舵从生死海,度脱一切苦众生,此菩提心为法本,此生报及后熟愿,两无之施佛所赞,戒为诸德根本故,当离害他诸恶法,劫今后德由嗔敌,故当爱乐忍大军,由惰难成二利故,应弃他业勤善行,无定难见法性故,当修无别三摩地,无意难趣解脱道,故当善巧二谛义,愿以自他三世善,为利三有证菩提,当由三轮清净慧,现证三身大菩提。”

 

二十、妥默让波大师闭关门白者:“欲来会我诸人士,人寿如秋日渐短,死主将如山阴值,来时独自决定死,除正法外余无益,勿以废话扰善行,生厌离时心绪短,祈勿懈怠速精进。正法与及此世心,二者兼成无谁能,若欲兼作彼即是,自我欺骗定无疑,晤我所说亦仅此,故祈各自善修行。”

 

二十一、妥默让波大师前有呈书求见,未蒙允许,复示教言,兹录其后段颂说:“烦恼所生业力薪,轮回乐炽三苦焰,心生贪恋如飞蛾,喜飞扑向彼焰灯,当知轮回苦自性,业与烦恼是彼因,应断为得涅盘故,祈速勤修解脱道。愿求安乐不欲苦,我与有情心相同,为自利故损害他,其人人面实兽心,·由谁往昔多生中,以慈心力受诸苦,是有情众若抛弃,闻大乘法有何用。以故为度无边众,无上菩提心生起,远离自利直间接,成办他义是胜士,不利他虽证寂乐,观如狱火而远离,利他纵是阿鼻火,喜入其中愿随学。一切境相如梦幻,各各相体自性空,空相二者非一异,若观相时超观境,所有真实无有故,所执亦随能执惑,以故应离四边执,中观道中等持住。由自力生一切苦,执实重病若难除,唯依知识善巧医,获法良药有何用。故如善巧上师说,理智善察正法药,如法服用除执病,成办二利精进行,受三学而犯堕罪,经闻思而空四断,作利他而自利炽,住静处而随惰转,如我对他难鞭策,然以忠告作此书,除思对汝饶益外,我无其他贪求故,祈善捆察而实修,纵晤除此无他语,虽死除此无遗嘱。”

 

二十二、又妥默让波大师诫弟子勿贪口腹作颂说:“茅庵静处无利养,应离鲜美口腹贪,为从轮回围墙中,励力勤修解脱故。”妥默让波大师在闭关中,确是身远离尘嚣之散乱;阳远离戏谵之空言,意远离二取之分别。由这样远离,一心专修,而次第获得各种证悟。大师曾说:“住寂静处,智明心亮时,听说某某已死的消息,对于此身如水泡,如风中烛,没有刹那留住的功能之理,心愈明而激动难忍。”

 

二十三,又有穹波瓦弟子三人来到妥默让波大师前,请赐一最有益的教授。大师说:“舍此世心,对众生修慈心、悲心,所有希愿祈祷上师,应一心至诚不乱而住。”

 

二十四、又妥默让波大师特喜前来求讲授的人们,因为求讲授的人们虽是没有做到常时专修,但在听讲授期中,都得抓紧修一下,由这种修力,大多数生起一些可喜的修悟。以此大师说:“抚育应化众生的时候,讲授是对利生事业有极大的饶益。”又说:“我在这出关的阶段中,最主要就是说法……因此,叫求讲授的人众都来吧!”他对听众总是问:“生起修验没有?”他说:“是须得生起毅力来修,也应当如大修士那样在座上一坐之下,将修业作好。”

 

二十五、又妥默让波大师将示寂时的一些语录中说:大师示现病相时,侍徒们请求诊治。大师说“我寿数已到究竟……医药无益,听其自然安住。这种自不能成办的事,示与他人也不合理。我最初到“萨迦”时,有一位“只里人”是已获证达的,他重病时说:“如以病作道用时,应当这样说:“自他幻化此蕴身,如病随病因病喜,昔积恶业得消除,各种法行之作业,亦为净治二障故,若无病时无病喜,身心得安善行增,人身能作有义业,亦为清净三门行。若不富时不富乐,免守积财等纠缠,所有斗诤忿扰等,决由贪财而生起。若富裕时富有乐,由富可增福善资,所有暂永诸利乐,决是福业可得果。若速死时因死喜,由违缘可断障难,结生善习益助力,决入无倒之正道。若能长寿因寿喜,修行之稼得生长,教授之水可常灌,依长时间得成熟”。我如这位大德所说那样,我也除修任何缘都修生喜这一教授外,找不出再有益的方法,病相它指示因果无诳,也是净冶二障的殊胜方便,并且含有善行的鞭策意义,以此不去寻求不病方。”

 

二十六、由于多方请妥默让波大师住世,作长寿加持,以此大师说:“锅罐中本来没有的,而来了杓,这虽是不合理,但也有很多益处,利他的事业中,我们虽没有太大的作业,但这也由于我所估计的财物,比较过多一些,可是虽死利他事业不会变小。”侍徒们复请求道:“对利他虽是大,然对我们应化大众来说,成无依无怙,以此仍请师长久住世。”大师说:“如果没有功能,大家齐来帮助,也是作用不大,如果有功能的话,欲想解救一切众生时,心所注念的侍眷你们,我怎会忘失呢!和我离别,不必忧苦,常时祈祷,如我常在。”

 

二十七、妥默让波大师虽在病中,对大悲法门缘念,仍未中断,以此侍众请求不必缘念那有名的大悲法,恐因悲泪,突然发生不幸!以此大师说:“对无名的我来说,用有名的善行而无害。为了悲智双运,我喜悦作一些功用,我那怕是不专修大悲缘念,但只略思众生痛苦,油然心中也就生起悲念。如果随便放下不修,恐你们会生惊异。这是作了很大的忆持,以临死修往生法来比较说,我认为在我这样持念中死去,是很好的。”侍者们想既是这样,我们请求最后师语吧!以此大师说:“虽是临到留遗嘱的时候,然由病所作的苦恼,在这体力枯竭的时候,想作一四句偈及说话也是劳累的,并且就在我身体健康的时候,对于佛法与世间的任何事务,也不定是布置得那样整齐,实在是随遇而安,放置下去的。现在对临死及死后来说,更不会有如此这般的安排。如果有要听我遗嘱的人时,当知我过去身体健康时,尽我所知无有隐秘地开示的经论要义,合理的大小论著,也作了不少,特别是已订为书册的我所作的很多长短颂文,这些都是我的遗嘱;你们诸人也当全心信托三宝,勤修一种不渗合此世杂念的正法,为利有情故,应依法如理而作,你们都是住持诸佛菩萨的法传人,何待我谆谆多说,因此,希望都能很好地住持法传……应尽自己的力量来对苦弱者,作慈爱,特别是对于现在我们正必须救助,而未能办到的人们,正应很好地作救助,受苦的人们,是可悲悯者,这些话也正是我要说的。”

 

二十八、妥默让波大师又说:“持梦这一法门,过去我已经是纯熟,做到观无量的刹土,在其中无量诸佛前,听受教法等,不须费力,也就能办到。在中间有段时间隐约不现,近来因病,梦又如前恢复了,不灭地现起,这点很希奇!中间隐约不显,这或许是福业中,由有名声的喧扰而得之报。再说起来,如果心已入于法中,所谓世间的大福,这些一切不来的话,自己反而很好,如果是未经用力自然而来的,可以作为受用。”复补充说:“如果富有就将富有取作道用,如果穷衰就将穷衰取作道用,这样又有何劳累之可言。”

 

二十九、妥默让波大师座前,有一人说:此刻大师脉搏调和,是不会存活多大时间的征象,如果有不意乐的到来,而西逝的话,反不如请大师是否可以在即刻清楚地缘修如此这般的“往生法”呢?以此大师说:“嘿!你说什么不意乐的到来而死的话,可是死不会降到不意乐的方面,仅死到来的一法,我早已准备完善,从老弱中仍末失忆持方便。我这男儿活到七十五岁,也不是短短的年纪。出关以来,还须召集的听众和须说的余法,也没有了。就是患病以来,先后时间中,还有如此这般一件事未完成的思想,也不存在,度量一下来说,利益众生的事业,还很可喜,也不算小,两种菩提心任于何时未与我分离过,由于病的增上缘,也如恢复了持梦那样。是何因缘不知道,我从前些日子头顶疼痛以来,直至现在,虽是身体无力,但特别是两种菩提心这般增长的时间里,与死来相会,这是难得的,而我不须励力也就获得,这是三宝的恩赐,在这样的当中而死。这就叫做“往生法”,除此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可以清楚缘修的,纵然缘修不知是否可以意乐?如颂句说:“此中忆念佛德等,谁亦不能成放逸”。你们也应当不违背这一教义。”侍者复问:“师示寂后,将意乐往生何种刹土?”大师答道:“如能饶益众生的话,那怕是地狱中,我也很意乐去,如不能饶益的话,那怕是清净佛刹,我也不愿去。”

 

三十、有一晚上黄昏时分,妥默让波大师说:“此时一切不清净现象,都已消灭,所现的是清净刹土,美妙悦意,透明无碍,如虚空界宽广无边,不可测量,边说也就用手向虚空拂抹说:压而软沉,举而跃起,触而生乐等希有境地的当中,有我住在,周匝有无数眷众从而围绕。这许是关键时刻吧?显现上师皆佛现象。此外,光明境相,如云流动,语难宣说,现在是快去的时候了。”室中有阿阇黎伯耶问师道:这样是否如昔日大德朗日塘巴示寂时,清净的境象,都来眼前那样呢?”大师答道:“现在如云流动的各种境相,皆消失不见,我对于这一切境相,没有贪着,这一切皆如梦幻。在这临逝世的时候,我从过去就没有习惯睡着和斜靠着,以此蹲坐还要方便安舒些。”原来大师从最初患病起,直至示寂时,任何时刻,也没有离开过毗卢身坐七法。就在这样坐法当中,直至十九日晚,大师也才停止说话,双目亦不转动,安住光明法身不动境中,为调伏执常众生而示寂。正值手星出现的晚间时分,“沤区”上空,雷声大作,异香四溢,地大震动,由此动力将桌上的鎏金佛像也震落在地上,降下风雪交加般的天雨瑞花。

 

三十一、仁达瓦·迅路洛卓大师为教诫后来众生作有颂说:“谁于正法戒律中,出家仍未善谨守,对佛言教非理作,彼诸沙门是世贼。对诸邪说思为美;语过沙门非理故,诡诈心行当远离,对正说者应常依。对诸粗语思辩才,语过沙门非理故,乱说狂行应远离。对调柔者应常依。对诸淫乱思为洁,诡行沙门非理故,诱惑邪行当远离,贤良正行应常依,随欲妄行思为正,不护根门沙门遇,放逸弛行当远离,不放逸行应常依。造作繁多思为智,散乱沙门非理故,喧嚣俗家当远离,事务精简应常依。富有受用思为德,贪炽沙门非理故,财等俗行当远离,知足寡欲应常依。游村赶集思应化,利养沙门非理故,如商贪利当远离,边区隐处应常依。”

 

三十二、仁达瓦大师一心专修时,所立誓言:“于谁双足莲房下,梵释遍入等世间,权威诸神咸依敬,观音怙主前敬礼,我虽多闻失正修,虽受百戒有过染,沙门我立诸誓约,诸等悲智赐明鉴,住处若增世妄想,名利之绳缚自心,嫉他兢心生苦恼,彼处刹那亦不住。从今直至命存间,愿于雪山林薮中,如麟独居常安住,市及眷多中不居,何时八风亦不动,直至心坚未证前,除调一己之心外,不因利他灭自利。三种法衣及钵等,除自生活用具外,金及宝等胜用具,为自利故毫不持。何时亦不说他遇,除具义及符法外,战贼王官等谈论,混乱言书决不作,为正法故忍苦行,舍此世心求解脱,知足寡欲及顺己,除此四眷余不依。我今所立诸誓约,若违犯时佛菩萨,与及大悲观世音,视我为同犬豕等。”

 

三十三、克珠杰大师所立十誓,为修心人士应效法者。第一誓言:任于何时,决愿防护损他心,除一些有关佛教最希有的时间例外,任于何时,不作丝毫关于军事盗贼、君王等扰乱不安的言论。第二誓言:由有过念头,或无记未作观察之心,而起的念头,为除此遇,具有利益佛法意义,而说此诸过失外,决不缘念其他有情,指明其名,而说其人身、语、意三门的一些过失。第三誓言:除自心没有丝毫杂乱,决信以此方便,对于他者能作饶益时,可以例外,对于自心各别之有情(即他有情),及那怕是除此人外,无他有情环境,亦决不对他作丝毫粗恶语。第四誓言:任于何时,除为佛法之事,住于正念,对必须观察之点,作考虑外,其余对亲友,名利恭敬,扰嚷、爱、憎等对境,决不以混合烦恼心情去作考虑。第五誓言:任于何时,因疾病及行路等以致疲极的时候除外,在善法活动中(如修诵等),任于何时,决不作睡下、躺着、戏谈、饮食等行为。这类善法决不需和合或引生怠惰之举。第六誓言:我所有财物,施彼有情时,除对我善业有衰损因素,及障善法增长,将对对方有害,或特对其他善法事法,及其他对境,回向讫外,任何有情乞求我美恶精粗的财物用具,我舍悭心,即刻以欢喜心情布施给他,而回向圆满菩提。第七誓言:任于何时,任何人对我或我之亲友,及受用、眷属等,作任何损害、辱骂、揭发过失,甚至杀害一切行为时,我决防止——因此而最初心中忧恼,继即生起怀恨,及由此而生起哪怕是轻微的身、语、意变态,并且决不愿作一些这样的表现,及对于这类事件的报复,当通过物质与精神,任何一种来生起饶益对方之心,并发善愿。第八誓言:除由我开示灌顶、讲义、传经教授,及显密等法,与七期开光,烧护摩等所需的供养财物,及缘念用于善法方面者,与暂时受用方面,如须得准备缝制法衣,及炊事和作炊事时,衣食资具等外,凡我所有大小资具,决不为自利而占有,当努力用于积福中,又我所作四句偈以上法施,当归结在菩提心要上。第九誓言:除对所有宣说,用心思察与经义相违的邪知见,加以驳斥外,对其他任何善知识不作毁誉之言,当赞其功德。对任何尊卑有情,所生任何大小美德,及任何与正法相顺的特殊功德,或见或闻时,心中不生丝毫嫉妒所反映的苦楚,当立刻修起欢喜(即随喜功德)。第十誓言:为疾病、盗贼等凶猛残害所强制,而不能修时除外,直至命存时间中,每日中,不断地修行十善,此中应修愿行两种菩提心略轨六座,特别是在上午,应行受愿菩提心及菩萨戒广轨,同时合修两种菩提心所有缘念。四座善修已,在一切行动中,都应不失此修要,常时勤依正念,对治世间虚荣的方便主要是下中士道中诸所缘法门,应配合适当的时间,努力勤修四座,仍如前不失正念,修无上密坛城能依所依等圆满四座瑜伽。

 

三十四、僧众在成就自在大师绛伯嘉措前,请求说法时,大师说“应当对我说法。由于对人生起悲心,是须得自己先生起悲心的。”

 

三十五、温萨巴大师所作祈祷十方诸菩萨证知,愿究竟修学整个圆满佛道的誓言:“南无古汝菩提菩达萨达瓦雅。对谁心中稍忆念,即能赐我诸悉地,是在意贤名称师,释迦观音圣眷前,善观轮回现状已,希求此生速成佛,比丘慧贤义成我,从增善寺启白言:——过去我于诸尊前,多次许誓愿此生,舍离忽来诸恶作,一心专修正法要,但以未断系缠缚,诸誓言中略有犯,我今忏悔祈谅恕!为复尊等生欢悦,修积二资比丘我,具喜乐中如是白:上陈希有善良言,今愿舍离邪路因,亲眷侍友与受用,此生无义诸恶事,于无爱憎寂静地,能成引入佛道因,亲眷侍友与受用,为成定愿相续中,常修善法以终身。”

 

三十六、洛桑却季绛称大师,因众启请修长寿法,以消寿障,大师仍八风不动,作有顷说:三一恩上师金刚持,安住于我心莲中,贪执仇敌世八法,觅出摒除求加持。住寿时中于善道,勤修虽死心亦乐,贤善业习性中死,噫嘻死活义自齐!喜修长寿法何如?美满富有由供施,积福因虽易贫穷,无虑浪费吝啬苦,噫嘻贫富心自齐!喜修增财法何如?人咸称赞誉美时,不觉骄乐谤易生,声誉诱惑如幻戏,噫嘻毁誉心自齐!身心安乐三宝恩,转变易成诸痛苦,出离悲心自然增,噫嘻苦乐心自齐!喜诸乐欲复何如?存亡盛衰与苦乐,以及赞誉谤毁等,任来皆是师加持,噫嘻任何心安住!以从寂天燃灯智,宗喀巴佛所传来,毒转甘露诸教授,噫喜灾祸作福受!任何违缘心乐住!”又有颂说:“……而今寿促如闪电,长延亦如冬日短,生时所作比较中,备成常愿为佳善,梦虽百年与瞬逝,醒时二者相等同,无常如幻泡空电,以故虚空界尽时,若修无生老病死,纵有力修此福德iI能获成属儿戏,一心修行解脱者,若背胜乘道而驰,唯为自利修财寿,是修三途之速道,唯为此生利乐故,勤修讽颂诸善业,试问将成如何果……!”

 

三十七、洛桑却季绛称又有颂说:“南无曼殊廓喀雅,虽获三身殊胜位,仍现凡俗比丘相,我师佛慧慧贤称,安住于我心莲住。外表僧装虽美严,内受三毒酒陶醉,犹如野狐蒙狮皮,如此败子祈慈视。虽明烦恼五毒遇,猛利恶业习染深,迎头对治力复弱,难免堕入狱火险,虽欲周游观国境,发心险恶山川阻,嫉妒生如猬刺锐,难免堕入法险处。虽善说法转他心,但自身心如革固,此如歌者与鹦鹉,法师堕险贫法处,虽欲修习甚深法,由为名利欺他人,屡积多种小功德,智者难免一失险。虽修厌世出离心,然心召来执常魔,死握不舍内外财,难免言行相连过。虽骄进入大乘道,然以自贪之凶手,亲爱疏憎成见深,难免欺惑有情过。屡观无实本面目,惟因修定习力弱,执实之相不觉显,难免正知放逸过。”

 

三十八、洛桑却季绛称大师,因见当时藏卫战乱,多数有情嗔恨难解,造诸恶业,因此伤感而作颂说:“南无古汝廓喀雅,初明轮回之功过,中经取舍获胜超,后于诸法真实性,获证无别圣前白:由于执常魔入心,屡屡推诿以后作,犹如向空扬秕皮,噫嘻无义而空过!由造罪过及恶谤,吝啬而积诸财物,死时无权携丝毫,噫嘻孑然空手去!由于烦恼习业猛,屡作放逸恶习行,堕入无间狱火中,噫嘻受诸寒热苦!自处亲友眷众中,唯我昂然自尊大,但如荒野盗劫时,噫嘻独自谁怜苦!悦意青春健美身,金玉珠宝美严饰,思及骷髅遍冢问,噫嘻全是孑身人!屡嘻心悦亲友众,欢聚不离常相乐,思及死魔来临日,噫嘻强迫各分离!纵修华屋有百问,精榻美褥全齐备,思及血污尸冢中,噫嘻长眠孑身人!穿用华服有百件,倍享百般美饮食,思速灵前献祀食,噫嘻尸身唯裹缠!纵拥三千世界权,圆满威力称天骄,思及阎王恐怖力,噫嘻难拒捕捉去!唯觉生欢有情众,由恋此生诸乐观,对此悲歌难适意,噫嘻此辈更堪悲!如是十首感叹歌,是我遍游诸疆土,公正榻中作常眠,慧贤法幢所宣说。”

 

三十九、洛桑却季绛称又有颂说:“……由于恶法魔力盛,无耻恶行如潮涌,贪恶毒水迷内心,上流德行日远离,誓句戒律如草弃,作可耻事及恶谤,可怖恶趣极险处,如何自向彼速行!”

 

四十、洛桑却季绛称又作有颂说:“南无曼殊廓喀雅,战胜三毒众中尊,大仙之前恭敬礼,愿视烦恼果与苦,如怖死主求加持。具足无始熏习力,非法作意极妄动,罪过恶语如浪涌,如是烦恼难断流,此为佛呵诸圣离,若不对治而励力,自然愈趋而愈下,噫嘻业流猛难退!虚伪喜乐牵我意,不久入于难解狱,给我百般剧苦者,除烦恼外更有谁。触何纵是金刚山,顷刻毁坏成灰烬,唯有无间狱中火,其他烧熟难比喻。恐怖震惊实难忍,无边轮回穷荒中,常常受生无救怙,主使我者亦烦恼。依此久习贤者耻,离为正士解脱德,彼成魔友诸烦恼,智者无不视为敌。如是所有罪恶友,是入轮回大海流,亦是趣向三途门,此为千方障碍种。何止今生一身命,彼能毁我百千生,谁亦难喻烦恼敌,坚依彼者比比是,故求得解三界缚,不死甘露胜功德,愿入乐海诸智者,皆依战胜三毒法。千百智理具锐利,对治之剑放光炽,用以斩除烦恼敌,大哉智者所称赞。愿我从今诸生中,所有众生纵成敌,使命与生常分离,丝毫嗔恨亦不生。如是内外诸财物,使我遍游喜乐境。愿视如幻性无常,虽于梦中亦不贪。世出世间之妙道,普失迷中极黑暗,愿以闻思修慧灯,常照不使染愚痴。”

 

四十一、又洛桑却季绛称大师心中生起猛利出离心时,所作颂说:“南无古汝廓喀雅,三世诸佛现人相,三恩上师莲足前,直至菩提我皈依,祈永慈悲垂摄受,无边轮回苦海中,烦恼业绳复紧缠,生老病死浪狂涌,思维此境心瞻寒,梵天遍入等威天,虽获天神长生福,业尽堕入狱火时,增上安乐难保信,纵是长寿具财富,金银转轮圣大王,亦将不免轮回役,可叹此世无意义。前世怨仇今亲眷。《“生仇敌后世友,如此轮回昏乱状,是一常演疯颠剧。刹那亦不愿舍离,悦意知心诸友亲,先后名逝情如此,倚恃之心毫不生。生造罪恶及诽谤,吝啬所积诸财物,死时无权取丝毫,空手而去伤此心。余生途程暂短中,死主迎使将速至,往生险途多怖畏,是否已备避免方。追悔过去自作业,罪业之担如山重,无伴死途往生情,不寒而栗内心悸,死神已至卧榻时,有力勇士不能御,以满三千世界财,及美青春鸡以赎,药王童子虽亲来,束手无方难救治,速离慈爱诸亲友,孑然独去实可怖。生疏中有险途窄,恶业幻相如潮涌,怖畏之苦实可忧,真实现时计何如。抛却此生诸欢会,遗下幻身空躯壳,识如羽毛随风飘,无义浪荡心哀恸,恶业牵引入胎时,合入不净秽水中,胎中恶臭昏黑暗,细思此情心难宁。胎秽迷失正法习,变为儿童愚顽时,友三毒力熏染,复作恶趣之苦因,成不肖时叹奈何。在此轮回深井中,优劣尊卑形色显,苦乐万孔干疮溃,逆大轮回可厌极。轮回所有之苦乐,从无始来至今日,自己屡屡遍受尝,如此足否抑感厌。狡黠如名应自怜,选择苦乐时现至,临到自头应小心,扪心自问应如何。自心犹如银镜中,轮回境相显现时,书此鲁莽粗浅语,是我慧贤正法幢。”

 

四十二、仲巴·洛桑当却绛称大师所述自我修行概要说:“我说一下自己修行法要的情况:这是恩德无比的具德上师悲智力总聚之主宰——名难赞说一切智班佛洛桑却季绛称对我摄受,运用大悲对我今后一切生中,为安置我于安乐及福善之道,欢喜地命我去到寂静山林精修,常常对我鞭策的结果。我依照“如师所教以修行,是报师恩真供养”的颂义教导,我当即接受师命,立下誓约,以此得到根本上师一切智班佛洛桑却季绛称的欢喜!对我复训诲说:“你应当以其他能舍此世心、坐山静修者的风范,作自己的助益,在寂静山林中,应不废闻思修三者,应努力勤修见、行、修三业。”从师金口妙瓶倾泻而出的总如菩提道次第,特别是师耳相传的深广教授要诀等法语甘露,莲心精华,注我舌端,信念亲尝,顿生乐感!如此妙味,满我心瓶,终未忘失,察知重要,我虔诚勤修中,对于“无常”、“恶趣苦”、“世间诸法”,生起了可厌的出离心。由于这样的修力,对于业果理趣,获行坚定的信心,由见自他一切罪过,使我警觉主要谨守所受的戒律,对于三学中诸学处,自能实行者,尽量受持。自不能实践的诸学处,不作轻视,亦当立下誓愿于后世诸生中,成能学之因,愿当学、能学;以及对于细微诸戒,亦不犯染。这样算是播下了解脱种子。可是能掘除生死轮回根本的妙药甘露精滴,如甚深空义,如颂所说:“非有非无二非俱,有无俱非众非非,远离如是四边相,此即中观行者智。”这样离常断四边的了义究竟正见大手印——圣龙树父子之心髓正见,如大小胜观,以及诸上首弟子所述之正见导释,暨根本上师一切智班佛所说的胜观指授,及有关正见诸法语。经我细阅,依义精修,以此对于空性,初知一些。总其义而修,以及从修而起,任何现相,如幻境中,学诸学行。以此我这一生,获得人身,算未空过,这就是我的行传。”

 

四十三、仲巴·洛桑当却绛称所作策励自心颂词:“诸佛与及佛本尊,无欺依处圣三宝,至心虔诚以启请,救我生老病死怖,久由业与烦恼力,随转轮回常浪游,现若不修解脱道,获暇满身有何义?所谓梵天与帝释,享尽昔所积福果,仍复流转入轮回,故彼诸天亦无乐。难依总属轮回处,此情若不作深思,彼为粪堆逐臭蝇,修尝法露实难能,修不外露重内明,诵不易知思方知,愿师加持入心中,成熟解脱祈加持。智昏如雾未开朗,空明心日难显现,境与有境分别阻,何时皆应忆教授。想者是修之起首,约束身心为戒律,深思法义中修验,以及苦行能忍力,无法亦是师修徒。”

 

四十四、珠康巴·格勒嘉措大师开示说:“总希望你们应当对于这一菩提道次第法门,如盲人弄猴那样,紧握不放而修。特别是应由四无量心之门修菩提心;各精修院应以清规戒律学处为基准,负起教乘责任来。”大师复由忧心而说:“特别是对于这一菩提道次第法门,如果你们都不努力勤修,仅作这点菩提心的口头语,造就等于一无所知。我想或许是因我年老牙掉,说语不清,你们好像还没有听懂吧!”

 

四十五、珠康巴大师又说:“我开始从上师那里听得菩提心的教授,如焦渴人,听到泉水那样,我一心想念这一菩提心,何时在我内心能生起来,不管登山涉水,我都在想念这一菩提心,不管在人众中,或独坐时,我都在想念这一菩提心,总之,任何行为,我都在唯一地想念它,想来想去,怎样比较好呢?我将《集学论》中所载:至尊文殊往昔为虚空王时,发心偈句,亲录下来栓在脖子下。现在想起来,那样作得对,比那样护身的东西是没有的。”又有一次大师说:“有些人可能认为你看他常时除了说修菩提心的话外,就没有其他话,是的,我除了那样的话,没有说的。如果作为好的话,这一菩提心,如穷人掘得宝藏那样。我自作为熟悉者将它讲说出来,除此,我对他人实不敢说实在这里的话。我想这样有一些饶益,所以常时都说这一套话。”

 

四十六、珠康巴大师任到何处,不管是走的时候,或作休憩的时候,那里的山花、清泉、悦意风景等,只要可以作为供养的任何一物,他见着的时候,以及来到非入神庙前的时候,他都决定要作一遍七支发心修法,最低限度也要诵:香涂花敷饰大地……等句的略曼遮,双手双合十而诵修一遍发心文。特别是走到山头高岩等处,他决定要修诵一遍七支发心等文,他说:“地势高处诵修发心后,发心境量越大士冱是宗喀佛说的。”

 

四十七、当昂旺绛巴大师禀上师珠康巴请许坐山修行时,珠康巴大师复信说:“哦!干!干吧!最初最重要的是,舍离乡土与亲友的心;中间最重要的是,在一和自己身心适宜的山林中,主要作好闻思二业;最后最重要的是,应毕生专修一大乘道为根本的修行心要。”

 

四十八、昂旺绛巴大师闻得他寺有传“诵授”的消息,意欲前去,在上师珠康巴前,启问是否能去?珠康巴大师答道:“如果有想去的愿望,去吧!”昂旺绛巴大师复禀道:“也不是随我有的任何愿望而作,心想前去为佳的话,才去,否则,不去。我是心、意、胸怀三者完全诚依上师的,我自己心中想起什么,就说什么。”珠康巴听说后十分欢喜地说道:“那末,仍旧坐下吧!总之,现在不是想所有一切都修的时候,应当多闻。如果尽善尽美地修行正法的话,是应当精修《菩提道次第》这一法门来揉制自己这一如生牛皮般的心。你必须在《菩提道次第》的基础上面,再求得《那若六法》的一次导修指授。”昂旺绛巴大师当即答道:“上师慈悲!我愿遵师命而行。”就这样闭关诵修“百字明咒”、“长头礼忏”各十万,对于《菩提道次第》决定每日四座勤修多年,获得如量证达。

 

四十九、普朴觉·昂旺绛巴大师说:“我年轻时,从最初在珠康巴大师前,刚求得《菩提道次第》教授,那时虽是对于经论教义,还没有广大的知解,但是我生起了极大的决心。此中,在依止善知识的时候,决心当依师命而行为修要;在修暇满难得的时候,决心当舍此世心;在修中士道的时候,决心从内心深处厌离轮回世间一切圆满虚荣;在修上士道的时候,生起决心当为菩提而发心,任作何种都为有情义利而作,并当修学二一资双运”等语。

 

五十:昂旺绛巴大师的首要弟子班抵达·云增·耶喜降称(即《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藏文原著的作者),对于上面大师所说各种决心,发表意见:“我仔细一想,这些决心情况,是对我们后学而说的。据我亲自听得的情况是这样:——最初我们这位上师值遇珠康巴大师,刚一听受《菩提道次第导授》,那种坚定的决心,就已由内心生起。并且对于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耳传教授,不只是得到其讲义,而是依据修行自在大师珠康巴的正法甘露,即大师从修行中“观修”及“止修”两法,而证得祈祷上师本尊等等种种法要的修验来作自己修行。因此,关于“视善知识如佛”、“念获得暇满人身具大义难得”、“念死无常”、三一恶趣苦”、能解救三途苦法——“皈依三宝”、及“止恶修善:业果法门)、“念获得增上乐果,仍未脱离苦自性,故不可依赖。”生死轮回之根本,确为“萨迦耶见”等诸烦恼。能脱离彼诸烦恼之法为“戒、定、慧二二学,及念自己虽是获得解脱轮回苦,但其他一切有情,仍受着轮回痛苦。此诸有情,皆为具恩母亲,以此当对此诸如母有情,生起“慈心”、“悲心”、“报恩心”、依“自他相换特殊秘法”,而缘念修习菩提正果圆满佛法的“愿菩提心”,及生“行菩提心”的正净毅力。更进而修行布施等二八波罗蜜”及“四摄”,以及生起身心轻安等之“奢摩他”,与缘真实空性义之“毗钵舍那”、“止观双运”等诸法之上,再补充金刚乘道法门,而修的诸方便法门——即慈恩无比之释迦世尊之经教密意,由世尊亲自灌顶授权补处佛位弥勒怙主,以及大车轨诸师所作的论著中,所有教授。《口流为一,而成为阿底峡尊者的言教说轨等,如第二佛陀——宗喀大师师徒所著说集中所说那样,我们这位上师的内心,都生起了通达那各种的功德。并且对于从依止善知识之法起,至双运果位之间,所有显密二道圆满道体之一切缘念法门,对于彼此之间,任何法义,正修入定的时候,其中如此这般的要义,整个入于无功用三摩地等,在出定后得中,仍能依定中缘念的力量,于所见一切任何境相,都能生起对于那些正修缘念法门的助益。以依止善知识法门来说,对上师的住室及侍者,住室附近的鸟兽等一切缘念法门,都能生起真实现起为上师之所化相。这种情况,通达教要的智者们细察起来,确是难以比量的德行史事,以此意乐修学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当思维我们这位上师这些史事,追踪修学,最低限度,也应发愿“景行行止”。

 

五十一、普朴觉·昂旺绛巴大师所著鞭策自心歌词:“南无古汝,具足卓越德,为众极顶敬,特悲苦弱众,师前至心礼。自我悲惜时,自我商此心,自揭自过语,此篇自捆听。轮回无边中,遍享世间乐,一次未厌足,受尽难忍苦!仍未思解脱,取受无数身,未得法圆身,未遇示取舍,无误具德师,未入离有寂,能化正法门,兹由善良机,获此暇满身,从幼即出家,值遇数众多,教主圆德师,得知善趣向,显密经论髓,出离、菩提、见,二次诸修要,使知合心故,无常厌离心,抛弃故乡土,亲近与戚朋二刚来深山谷,树<寂静处,养生唯衣食,正好精进行,抉择善恶愿,在此半生中,舍离暇缓意,正好生决心,虽有修法念,此世心扰害,暇满将空回,正好决立修,舍此极贪执,思如钩画水,正好修师教。情器本无常,无定如虹霓,舍此极贪执,正好修法要。虽具青春美,无病受用全,暴卒难卜故,正好斩俗扰。会时诸亲友,健谈笑虽多,穷病痛苦时,正好舍恶朋。衣食与医药,养此病苦源,秽身定抛时,正好行无悔。千方所成果,积得苦和罪,财缚毁今后,正好心放松。三有轮回因,可怖如蛇窟,勤修三学力,正好断诸根。求乐畏苦心,离善修恶行,取舍颠倒众,正好发菩提。若思世间事,往者遗事多,正好学佛事,相换修观行(自他相换修法)。若观由诸缘,造作诸世俗,正好伏此伪,破执实我执。不待无量劫,浊世一生中,即得证佛果,正好修密道。追逐世相僧,无官无仆乐,无怨无亲境,正好决疑修。心依于正法,住依于旷野,能依唯三宝,何求于显亲。自心能托证,修善无表里,谤者虽日多,死时无愧悔。信念与厌离,心法两相合,自身虽穷乏,他富复何羡。如理若勤修,完全无倒道,虽乏修证德,胜修伪法义。暇满极难得,得亦暂无常,后世险途长,无暇恋此世。略习经论义,晚年专修行,祈师佛加持,护法成事业。”

 

五十二、普朴觉·昂旺绛巴大师,由于见着浊世众生,发生各种恶行,使他心生厌离,一般人士还有可原,特别是他见着许多身入佛门,素称善研显密诸大经论,善巧胜他的诸人,大半惑于此生虚荣,斤斤追求名利恭敬,以此他心中更感悲伤!他借作鞭策自我,而作出如下颂词:“忆念轮回诸苦况,牢记有恩母众生,勤修福慧双运道,常时至心礼上师。嘻!无用罪人细听!汝名善知识比丘,身着沙门庄严衣,安住静林汝应思,汝来欢迎去恭送,坐时座上受承事,向人说法施摩顶,汝应知量寻自路,心成上者称上师,使他为善名善知,希求善道名比丘,离贪心故着缁衣,专修法故依寂林,为自具全上诸义,自我若不加鞭策,德逊鬼怪名上师,行实俗人称善知,行如猪狗名比丘,内烦恼海外罗汉,表里不合难察汝,以此众惑信赖汝,但汝仍旧败德行,名为上师实盗贼,称善知师实恶友,名为比丘实罪人,身着黄衣实狡狐,住寂静林如豺狼,汝为窃狗出外游,去到善恶人多地,用尽花言和巧语,得来一些诸食物,欢聚放逸住寂林,败行朋聚日继夜,闲时谈尽嗔贪语,心被五欲浊酒迷,身作非礼无惭愧,口出秽言亦无羞,心生非理无对治,虽思业果无知耻,念许誓戒无戒心,于师前无悔罪心,会梵净友无羞耻,励我法语无听意,自我无有自爱心,亦无知法取舍慧,住轮回中无厌离,亦无求得解脱心,对如母众无悲意,十三无聚无佛成,亦无解脱之果位,此生人道亦俱无,逐于如上诸过失,聚德智严贤行中。噫嘻莫大奇耻辱!舍世求解脱行中,滥竽充数奇耻辱!处在三律沙门中,噫嘻莫大奇耻辱!汝是华而不实草,杂入嘉穗丛中莠!”

 

五十三,又昂旺绛巴大师观察在此浊世,邪行炽盛中,为教后学,所应景行起见,作有长颂,兹译录其后段:“……总之我佛经教中,如其所说轮回况,真实见已生厌离,并对佛说略生信,愚鲁昧法且矜法,妄自尊大等虚无!由我宿善得暇满,大德师众复摄受,显密心髓作修养,复备住友等法缘,故舍义微此世心,自鼻勿被他人牵,衣食简陋住寂林(衣食不堕二边,言不堕富有与毫无二边,有简陋衣食即已知足),一心饱受师教授,坐厌离羚皮垫上,衣迦尸迦惭愧衣,东皈依处三宝髻,睛发四无量红纹,仪表梵行调柔定,身系四尊白梵线,语颂三藏秘密言,意中充满三学露,自他相续净炉中,炽燃离边正见焰。投以自爱执柴木,注坏见油勤烧尽。甘丹佛子清净史,末学比丘我极羡!愿仗三宝大悲力。完我晚节如净史,如理景行德风后,长伴良朋是身心,死神分开此二时,心童立即表悦愿,宏愿跨乘净戒马,欢悦嬉戏往兜率,愿于弥勒世尊前,诸大菩萨相共住,欣尝胜乘喜法宴,愿见俱胝刹土佛,供养希有诸珍海,为成有情大海故,示现无量数化身,愿到彼岸福慧海,诸佛菩萨功德海,所有各别事业海,我皆常行经劫海,如银智慧圆镜面,诸法真实性全显,宿积善净之福业,及师语教拂拭力。丁未冬月闭关中,如意轮前祈祷时,如我心中所显现,普朴觉寺默哲书。(默哲为昂旺绛巴大师之密号)

 

五十四、又昂旺绛巴大师以年愈八十高龄,复患泌尿症,侍徒们请大师停止说法事宜,大师未允,以此开示说:“善知识博多瓦大师将示寂时,仍登上说法座,和僧众见面,他在说法之后,继续说:“愿无怙众生得怙,愿无救众生得救,愿无依众生得依。”说后分开他的合十两手,而安然西逝,我也愿效法这样的作风。”不久,大师亦示寂。

 

五十五、洛桑朗嘉大师教诫弟子颂词:“南无古汝,三世佛陀温萨巴,无等恩德一切智,慧贤智师胜皈处,愿永不离住我顶。自心向往正法时,知苦因故惧积财,与其因积造怪罪,曷若舍弃财富乐。自心依法驱使时,知由多虑所造作,无非百思几许事,曷若舍诸琐事乐。浪游国土无定时,虑生违缘诸灾厄,而与驽才结为友,曷若苦乐齐平乐。游方乞化生活时,乞得未来杂念心,空使幻身负重累,曷若空身行乞乐。游觅国中山林时,犹存憎爱纷扰心,依无意义诸邻居,曷若如麟独居乐。寻游山林无定时,求常施主作照护,作此情面之沙门,曷若行乞无定乐。独居无定山林时,犹作建屋积罪行,不断积集诸恶业,曷若依栖岩窟乐。长久居住在一地,纷纷生起爱憎心,为令修行得进益,迁往最寂静处乐。能契修要精行时,突出爱护三种律,闻思海中舟航行,闻义相印心中乐。修行闻思要义时,见行二者应不离,两契而修成善巧,转为双运之因易。甚深法要修行时,最初不作安止修,应由观修生决知,止修时生决定易,后得任作何事时,远离凡俗之执见,运用定网牢牢系,诸恶自然遮止易。回向诸善加印时,远离自利之心思,注重利他与空性,转成三身之因易,歌此乐音一长歌,虽非善巧所著作,胜友不容我谢绝,撰于花容光彩(地名)地,愿如此义修行中,三年为期遍游方,为省老衲如幻身,正祷能获再聚首。:其弟子将出外游方修行时,请师开示,以此作此教诫颂也。)

 

五十六、达赖·洛桑格桑嘉措应准噶尔堪布再三劝请,作一宗喀教法修要教诫,以饶益僧俗,以此作出教诫说:“宗喀大师着中说,既得值遇教法的暇满人身,则当闻思诸大经论,对抉择取舍之要义,能很好地通晓时,当如颂所说“闻后进入修心要,将从生城得解脱。:厄是说先闻诸经论义,心中萦绕思维,继当实修——唯一趣向调伏此心之方便。又如颂说:“多闻诸人于林薮,少光已过正宜居”。这是说最好是离开了此生的知友徒眷施主等,去到寂静山林中,身正净守持如仙幢;语勤念祈祷本尊及密咒,供物秽障勿令染,以此语根亦明洁。意当不为任何希求此世心而缠缚,以此意亦得安适。由三门不染罪业而心安。若能由心法相合之修行,坚毅不移生喜乐,则没有较此更好的志趣。获得人身诚然应当重视,但是我们广宏讲说事业时,如关于他者的纠缠,是难以拒绝的,但是应当对于暂时的财物一切五欲等,现前来到时,应当这样思想——我今天不能说没有死的可能,这些财欲,哪能用来完全为自己作想,必须努力解松贪欲的缠缚。过去完全为了自利而作,也没有得着任何利益,若能一心为着利他,才能获得佛果位。过去妄费艰苦,都是在无意义的事务中而空过,现在任作何种一切事业,都完全对于一切众生有益而作,愿常有这样的善念,愿常发这样的善愿,所有一切善行,固然是应当一直修持到生起芏菩提心之间,可是如果能主要以结合甚深无上密法生圆二次,常时不失本尊佛慢,以及励力念诵近修等而作的话,也就没有较此更胜的修持。以此任住何方,不观待于是否寂静,而只是以这样的修心善法为主要。特别是戒经中所说:现在末法时,守一戒学的利益功德,较贤劫时守所有完全戒学的利益功德为大。如这样的比较,如果在边地能负起教法之责的功德,比有许多善知识及大寺院所在地的功德更大。以此在你们那边常住的求法众,对于广宏讲说圣教事业,应具毫无畏惧的精神,你们那边的人士,大都是合法之器,主要是都具有大信。出家众当知一切福善的根本,是别解戒,愿励力实修,哪怕是极小的犯染,都能守持不犯。至于菩萨戒及密戒,至今徒有空言,能实修真行的人,是不易见的。以此关于这两种戒学,对于合器的人们,应善为教导,使其能如理取舍而作,如果犯染戒律的时候,应当是昼间所犯,晚间忏净,晚问所犯,明朝在三宝像前,由修总忏仪轨,及三十五佛忏悔文之门,作励力还净。应这样令心清净,生起惭愧,这些作用,是很大的,此外,为了修学诸大经论,实修诸经论教义起见,应开示《菩提道次第》等的导修法类。但是所闻教义,不能外向成为遇耳之言,应作内照,成为饶益内心之方便。对于在家的人们,在良辰节日中,当善住《八关斋戒法》及《断食斋戒法》等,在三宝像前,常作供养,礼拜绕行等,勤念《弥遮玛》、《怙主三尊》、《救度母》等密咒。宣说《戒教缘起录》及《贤愚因缘经》等生起业果诸教义。主要是对于一切善法之本——三实及业果,须趣向生起坚定之信心,由不退转增上的方便,住在止恶修善的取舍法中,愿能这样励力使弘法利生的事业,获得具义佳果。”

返回道次第传承诸师修心目录页请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