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学报论集 > 藏传因明学典籍•集量论略解•卷六•观反断品

藏传因明学典籍•集量论略解•卷六•观反断品

发布日期: 2017-08-29 浏览量: 1,448 次浏览

陈那菩萨  造
沙门法尊 译编

卷六 观反断品

   若量唯二种,唯应说量,何故亦说似量缺减性等?曰:
  诸说似量者显非如理分宗成就相同
  故说缺减等有诸唯善语言,于如说实成就宗之能立,欲说为似成就,谓是他性非彼能立。为破成就宗故,说缺减等成就过失。(此说诸敌人,对于无过之能立量,欲妄出缺减等过失,说宗不成也。对于无过之能立量,妄断为有过,故名反断,或反决。即似破名。)
  为显彼性故及说彼似故此答说应理
  反断是似答(信慧译为:故为显示彼
  言说应理答言说彼相似似答是反断)此说立者成就,此中应答无缺减等。为显缺减等故所说应理。故反断者是有过答,以彼不能知立者之能立过失。彼无失故。彼中
  会不会三时说因非所乐说会不会因
  缺减因相同
  如举因之喻云:“勤勇所发性故,声是无常。”敌难云:“若此因与所立会合,能成立者,则与所立应无差别,如河水与海会合。非未成就。若与已成会合者,所立已成,此是谁因?若不会者,由不会合,则与诸非因无差别故,亦非能立。如是会与不会相同。于三时中亦说非乐。若于所立前,因能立者(因在宗前),所立未成,此是谁因?若于后成者(因在宗后),未成就故,则非是因。若谓同时是因者(因宗同时),如因已有则不须成,如牛左右二角。如是非因相同。此等与缺减因相同(相似)。何以故?以不具正理,一切有喻之因皆遣除故。若于此中唯以不会合之同法,便说因相相同,岂应道理?即使应理,亦说非是因。如是,若因先能立者,唯名不可得故,便说非能立者亦尔。应成自害之过失,此中破亦相同故。(此三段文,信慧译为:“若由唯不会同法于具因相,而云:当成非因。如是唯于所立前,而云不可得故,此有何理?破相同故,当成自害之过失。”意谓以会与不会,及三时之理,观察能破与所破。汝自宗亦同犯过也。)如是又说,觉为所立,其因具三相。言彼缺减是相似过。(信慧译为:“如是且说言说为因,觉是所立。三相之因,是似缺减。”当知所立有二:一、所生谓觉,即比量智;二、所知谓义,如无常性。因亦有二:一、能诠语;二、义,如所作性。此处且约所立觉与能立言。)
  义因似不成
  若时以义为因,尔时由于语言未破除故,说彼义不成,是相似性。以非理破一切法之因故,如前。(此说以义为因。敌谓因不成者,此因乃宗法性。宗既成就,其法即成。故言因不成者是相似性,即似能破。因非不成故。)如二种因(言说及义),于所立义,彼非因果事故(非是能生所生,乃能知所知、能立所立)。彼等非理(彼等谓由不会故,及于所立前故,便非是因。皆不应理)。以理遣除为性,应即能破。(以上似说缺减过性之似破)
  说常无常随彼非能无常说宗过随顺
  如说声是无常,敌难云:应与彼无常之常结合,以诸法所得自性永不舍故。以是应成常性。彼是常相同之似破。此亦相似宗过。此中坚著无常性故,非离无常,有余常转。诸事从未起而起(所无而有),当说是无常。即彼分位,亦以事缘(事缘是声明中词),当说是无常性。如说果性等。(此中意说,外人执无常异于诸法,即于法上增益无常。实非离法别有无常。是说诸法从无而有,有已还无,名为无常。即在现有之分位,亦是无常。言如果性者,谓诸法自体成就,观待前因之作用,而名为果,非离法体别有果性。如是说声无常,亦非离声外,别有常恒不变之无常性也。)
  先说由无因应无有所立未说同
  喻说如前(如说:勤勇所发性故,声是无常)。敌难云:若由此因,是无常者,前未说彼因。由无因故,不能成立无常。是未说相同(未说相同,是敌人所出过)。对彼曰:
  增益说者语能立似不成
  若于某义,说者先知自所比,引生定智。次欲令他引发定解,故将彼义向他宣说。彼义若无,则犯不成。他人由说者语,增益宣说,成立彼义。于未说前则无彼义,而诤彼义不成,故是不成相似之似破。(此二段,似是说出立宗过性之似破。)
  似少若说前能立
  若于言说之前,增上增益是能立故,是缺减因相似(似缺因之似破)。于成立时,若不说因,尚成缺因。此于未说之前,则更非能立也。此中诤论无一切因义故,当知亦是喻缺减相似(似缺喻之似破)。
  说前非因故不成相违语未生同
  (信慧译作:生前非因故)
  喻例如前。敌难云:言说之前,声应非勤勇无间所发性。非勤勇所发故,亦应是常。如是所说,即不生相同(是敌所出过)。如是亦有:
  二种许由二增益
  其中由增益说前为能立故,是不成相似。诸已生声,由勤勇无间所发性故,成立为灭性。彼于尔时亦是有性。诸非勤勇所发性者,以义增上,增益为常性。故是不定相似。(此说二种似破)
  果由他性分显不成所立彼果同
  喻如说云:声是无常,以是果故,如瓶。敌难云:若由余瓶之果性,所作是无常者,何成此声之无常?是果相同(敌所出过)。
  如是说者欲三种
  若诤云:若说者说瓶之果性,则于声非有。尔时是不成相似。若诤云:若说声之果性,则于瓶等之无常非有。是相违相似。若诤云:彼(声之果性)于常性亦非有者,是不共故。是不定相似。又显示同法故,亦是喻过相似。何以故?是取总法比度,非取别法。以彼义各别决定比量应无故(若取别相则无正因,故不能比度决定诸义也)。
  所说诸异品同法喻成他为同法相同
  言成他者,谓成反义,为能作因。喻如说云:声是无常,勤勇所发性故,异法喻如虚空。敌难云:所说虚空,亦与无质碍等为同法故,能成立为常。如是此等因今,以瓶为同法,与彼异品虚空亦说为同法。如是为同法相同(敌所出过)。
  余异法
  言由所说异品,成立余者,二喻如前。与瓶为异法喻。(如云:声是无常,勤勇无间所发性故。以瓶为同法喻。敌难云:若由与所说瓶为同法故,由勤勇无间所发性,声是无常。由与瓶喻是异法,由无质碍性故,则应是常。如是又如:声是无常,勤勇无间所发性故,异法如虚空。敌难云:由异品喻与瓶是异法,无质碍故,则应是常。是约异法相同为难。)如是等之。
  相同显余不成故共似有二种
  若谓此由与无质碍等同法异法相同故,对余诤论不成者云:如吾等唯由同法异法,不成。汝亦如是。彼是共不定相似。然于前宗,如无质碍性,勤勇无间所发性则不定非有。(意谓:如于后宗,无质碍性,于同法性及异法性,是不决定。而于前宗,勤勇无间所发性,则非不定。故不相同。此是共不定相似。)
  乐成相同故如相违决定
  若作是思,如汝唯由同法,而乐成者,吾亦如是。故是相违决定(不定过)相似。(以上是似因过之似破)
  此无随行故说是似喻过
  二种俱是不定相似,以未显示于有因处宗随行故,及未显示无所立处因不有故。如后宗义,前宗亦尔。喻相似之诤,亦配无随行。
  由随行颠倒喻所立合杂
  多唯由恶分别,而相比喻。如云:声是如瓶,声非虚空。彼中如是合杂,虽是颠倒,然有随行。如云:诸无常者皆勤勇所发。及云:诸非勤勇所发见彼是常。如是作已,应结云如是,及非如是。如后宗义,前宗亦如是。应相同故;彼是相似亦应道理。唯显譬喻,则前后二宗,随行颠倒相同。如于瓶二法皆应理,如是于虚空亦尔(二法,谓所立能立)。如是亦
  由因体差别似错乱二种因一向决定
  前量式非有
  如是吾等随世间量式转,显示同法异法相同。勤勇无间所发性,许为一向决定事因。说为似颠倒决定。于前宗中,未有如吾等量式显示一向决定。如是作同法相同,亦唯是他性无系属故。
  说别于同法分别同
  喻如前。敌难云:由瓶同法而说无常者,其中纵有同法,然由是所烧及眼所取等差别,唯瓶是无常。声非如是(非所烧等),唯声应常,以非所烧,及是所闻性等故。由违所立而分别,故是分别相同。或除譬喻,如余法虽亦是所作性,然有是所烧与非所烧等。如是亦分别说是常、无常(声常、瓶无常)。故名分别相同。
  此中由错乱差别应常彼相似由不共亦尔
  此中由有错乱及不共因,如是应常,或应能破。(此即是说:由非所烧性等差别,或由所闻性等不共法,应是常故。彼是相似,似能破。)如自宗不成,显示他不成故,应是能立。若是能破,则是共或不共不定之相似。若是能立,则是相违决定诤之相似。余相亦是不定相似(如外道计非实非业之声,亦是不定相似)。若说与所烧并存之勤勇无间所发性是无常之因者,则单独现事与非眼所取性,由实性等,成为不定。此并存决定之因,亦非如是。以单独勤勇无间所发性亦具因相,故是不定相似。(敌谓必须二法相合乃是因,单独一法则非因。如单以现事,或非根所取,则非是因。以实性等成不定过。日:非如是。以单独勤勇所发性,亦是正因。故彼所说不定过,是似能破。)
  应成一无别
  以是说同法时故,彼等应成一性(彼等指所立与同法喻)。敌对(非所立法)非所闻故,如其无有,由何了解为所立(此句尚须研究)?言无别者,谓应无差别。何法与何法无差别?由无差别故与一切无别。喻如由显示同法喻瓶故,与诸余法亦皆无别。故瓶上所有一切诸法,声上亦皆应得。由是一切诸法互为同法故,皆应成一性。此中亦应无差别故,如瓶,而显声差别性故。由分别相同,非有极大差别。故是不定相似。于前宗中,非唯由同法说为无常,及非唯无差别而说无常。唯由不见无别,而能遮返,故是不定相似。
  宗因无别故亦许似不成
  为显异于前说无别相同,故说亦字。其中除与分别相同无差别外,当说其余无别相同。谓由宗因之义无差别故,喻例如前。敌难云:由非毕竟生故,所立与因之义非有差别。答彼曰:如是亦是不成相似,以于先无而生,增益为所立性,遂说宗因无差别故。成者,谓先有已灭,当成为无。复应说为无差别相同,谓勤勇无间所发性既成立无常,复能成余法,是无差别。如是亦是妨害所立之能立,即相违相似。所烧性等是不定故,于一向决定,相违诤者,当说若见则非能害。又曰:
  法能害所立亦相同无别因过似相违
  非有过后宗
  彼等谓同法相同等为后宗。若由后宗于一向决定,由同法等一向决定,应成相违。若于前宗,由所说不定,彼由破门及立门,以相违及不定妨害所立而相诤故,彼等是余能破。若见不能害,如有相违者,勤勇无间所发性,于无常性是不错乱。如是非所闻性亦尔。如是亦应说声非所闻。如是此中现见能害所闻性,而不见声常性。由何能得无常性之比量能转?由立宗过性,于前非所闻性不成。于何若见一向决定则无违害?如说第二尘,必是一尘为先,是粗色故,犹如瓶等。如诸极微,亦能成立为粗色,以瓶等诸法必以粗尘为先故。于彼当有何解答?
  成害所立故无害则相违
  于所立者,此中于法或有法皆可。若于彼成害,彼即相违性。
  宗由余因显是可缘相同
  若所立宗,亦由余因显示者,彼是可缘相同。喻例如前,成立无常。敌难云:此因于电等非有。此外由现量等亦成无常。若彼无而仍有,则彼非彼因。除彼之外,以余比量,此非无常之因,无遍相故。如由林树夜眠,而成立有心也(敌所出过)。对此亦云:
  列众多所立因与彼随顺
  若以余因成立为常,如是无常则成错乱。故以余因成立,则非是因。彼于无、无常不见。若能作因,成立余果,则不成为彼之因故,非能了因。故是不定相似。
  因虽不能遍达所立事故似不成住声
  非成立一切
  诸说不遍,非能立者,彼于无常复无余因,于声亦非无。假立为无故,是似不成。唯于所立无故,是为能破。彼因于声非无:于声有故,亦非一切皆能立所立。如以蛇等所有夜间睡眠,便以成立林中所住皆有心思。
  由疑说义异于因起疑诤
  若由假立宗义,因错乱故,说为犹豫。因义于常,亦犹豫相同,是为反断。喻例如前。敌难云:勤勇无间所发性,现见有显有生,故成犹豫。此为说所显,抑说所生耶?此不应理。若由彼因言无常者(为生无常者),
  增宗似不定
  若见此勤勇无间所发性,成立灭性,如是增益无常生起。彼不定故而起疑惑。谓有由勤勇无间所显,如草、水等。是似不定。以坏灭是所立故。诸所显者,亦有灭性。故是不定相似。
  因则似不成
  当知说增益因。若增益因勤勇无间所发放,生而破除者,是不成相似。以是见为勤勇无间所发,而说为因。非是勤勇无间所生故。
  非义许异品说成义解同
  如云:若勤勇所发是无常者,则以义说非勤勇所发之电等即应是常。如是为义解相同(敌所出过)。
  此由余错乱成所立彼似
  本由勤勇所发性成立无常性。敌以非勤勇所发性增益常义。彼是增益不定,前已说。故是不定相似。彼亦非成立常住之因,由何于所立当成不定。又由勤勇所发性故,成立为无常性。敌诤云:即无彼勤勇所发等,电等亦成立为无常故。彼亦是不定相似。彼于常住亦非有故。
  许应成相同二俱是因道
  喻例如前成立时。敌难云:且此中言唯瓶无常,此有何因?
  彼犹如似喻
  彼如现见瓶无常成立,犹相诤者,谓是无所立随行之似喻故。即彼相似。前于果相同中,已说无因随行(喻过相似)。此等是:
  诸反断方隅
  如彼诸反断中,由缺减等相似性,非理而答。如是其余相同等(增相同、减相同、响相同、非响相同、道理相同、对喻相同、分位相同),亦尔(亦皆非理,皆是似破)。彼等唯由量式少许差别,便成无边(非由义理差别)。其中吾等说为缺减相似,不成相似等者,是于能诠立所诠名。否则应说为缺减诤相似(似缺减诤)、不成诤相似(似不成诤)等。如是其文太繁,谓有处以不解反断而显示者,是由彼与反断相系属故。有处以不定相(中性)显示者,是由与彼答相系属故。言相同之声,是一切之结句,当知成反断相同也。如是吾等且说诸反断中缺减相似、不成相似等。
  论轨说反断颠倒与虚妄相违性三过
  非表三各异
  《论轨》中说:“有颠倒性、不真实性、及相违性答说过失。”其中“颠倒”者,谓同法、异法、分别、无差别,会与不会等中,有因可得。果相同等,说为犹豫。其中四种颠倒性者,谓于一向决定因所比而言不定者,谓由同法等说相违性。一向决定者,如与不定成颠倒,亦是相违,是不共住故。如一向决定量,虽是真实,而言不定,则是虚妄。然能说为分别相同。此不应理。非无所烧性等便不见无常,以扇风等无常性故。他是以非所烧性及非眼所取性等,说声为常。非以所烧性等,成立瓶无常性。对彼应作是说:非所烧等,非唯于常乃见,然于无常亦见。此是说他宗不定过失。此于前者能遍,若不能遍即非是因。他非于声以勤勇所发性故比度为非所闻,而是以所闻性故,说声应常。其答非与前宗相属。若谓:以同法宣说实尔,然以异法,是显由无所立则定无因,非说若无所立,便无非所烧性。曰:纵然知是,然由随行与倒返,显二种喻,《论轨》中无。如说:无所闻性,无见常性,非所闻性亦不决定,故非是常(此数句尚须研究)。诸以同法及异法,比度为常。彼于此中若异法有性为喻者,则见所闻性为无常性也(似应是:则见所闻性为常性也)。若如此作异法喻量者,则云:电是常,非勤勇所发性故。应无过失。非勤勇所发之虚空是常,及勤勇所发性是无常,亦见一向决定。他说:第二无差别相同,是诤无因。彼中无颠倒故,是说余过。如是以会不会非因相同等,总遣一切因故。又此非以能生宗义门宣说因过,是以能了。以彼与会不会之过失相系,故非颠倒因。所缘相同,亦非颠倒因。以他亦非作如是诤论。是说无常另有余因。然彼等是以不成所立故亦非是因,若法虽无(而彼能有),则此法非彼之因。如是当成此答,否则前宗当说余事。第二、非能遍故,非颠倒因过。疑因相同,亦非颠倒因。谓是增益所立与因义。若由立宗颠倒,而计为所说颠倒故,则一切因应皆成颠倒。末说相同,亦非说为颠倒因。他非以能灭为因,是说于前已有说。亦非说时,得声无常,已灭坏故。果相同亦非说颠倒因,是以总内所摄之差别说故。是故彼诸反断,未见为颠倒因。“非真实”者,谓应成相同与义解相同等。其中且说应成相同,非是真实。以未见义因,而说所立故。此中亦能说为颠倒与相违,以是未见言见之颠倒与相违故。如是义解相同亦尔。如未缘所立无,而得缘无,即非真实。知是亦是颠倒与相违。“相违”者,谓未生相同与常相同等。其中由无先生声性,故成相违。若言无亦无常,亦是相违。如是亦非真实。有是常故,无则常性,无故,亦是颠倒故。常相同亦知其相违,亦能说是颠倒与虚妄,以无常与常相违故。如是亦是颠倒与不真实,以说无常为常故。是故诸反断中,颠倒、非真实、及相违性,皆相合杂,故不能说无有过失。
  反断相难答微理亦应知理观察亦尔
  余反断少分
  微细道理,谓同法异法相违而住。由观察彼反断,亦当成众多反断。由彼行相与会不会因,及异法相同等,皆非是有。于此喻中,无有同法异法相违而住。未说反断等,如说是牛故。牛实不成而谓成等,一切皆应广以理观察而了知。如是诸余反断,此说彼等少分。谓诸余师若立若破若彼相似,仅略显彼少分过失。其各别广破及各别广破所量者,于观察胜论派理及足目派理中应知。了知一切外道之所量,唯是分别。彼所遍计诸事,非现量境故,如彼所计不堪观察。问:此由何义破其所量?曰:为显此所量能量难以成立之外道宗无心要故,及为遮止彼乐著故,而造此论。非准由此能入如来圣教。以佛正法非分别境故。若弃合彼,听闻大师法性,无大册劳当能获得。远隔离故。又曰:
  分别力外道彼相未显示亦违自量式
  非能成乐义
  由分别道引法性远离失坏能仁教
  如是如来诸法相若趣余义当观察
  广显量蕴诸德失此中所集诸福善
  生生知灭无德宗愿给众生真解脱

  集量论略解卷六终

  附注:本论藏文有二种译本:一是持财护论师与雅玛参贾译本(德格版论藏本),二是金铠论师与信慧译本(北京版论藏本)。今依前本,参考后本译成汉文。该二本出入亦多,尚难定孰正。复有多处难以理解,尚企贤者更加研讨,诸有误译亦盼校正。

  法尊译于中国佛教协会
  一九八O年三月九日至七月二十四日

(排版 王建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