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教理研究 > 人世间杂志 > 大道大商——佛教与一分快3——2015年讲于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

大道大商——佛教与一分快3——2015年讲于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

发布日期: 2019-09-04 浏览量: 1,541 次浏览

 

大道大商——佛教与企业文

——2015年讲于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论坛

【主持】杨锦麟先生    香港资深媒体人

【嘉宾】济群法师    戒幢佛学研究所所长

曹德旺先生  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

杨钊先生    香港旭日集团董事长

李金友先生  马来西亚绿野集团董事长

 

济群法师:这是一个以商业为主流的时代,物质文明高度发达,财富积累业已成为成功与否的通行标准。可是,很多人拥有财富却不幸福,事业广大却不知意义何在。此外,社会道德的缺失,生态环境的恶化,人际关系的冷漠,无不让人触目惊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想,关键是社会的评价标准出了问题。

所幸的是,许多有识之士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佛法智慧的指导下经营企业,为企业在当今社会的健康发展积累了丰富经验。因此,继承东方优良传统,重建一分快3,是当今社会刻不容缓的大事。“佛教与一分快3论坛”将从佛法的角度,围绕幸福、成功、利益和慈善等话题,与企业家共同探讨,以期重建成功标准,探索幸福之路。

一、什么是成功

杨锦麟:不论财富的高低,学问的深浅,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来,就是探讨佛教与经营企业的关系。我们的立足点有四个:一、什么是成功;二、财富和利益的关系;三、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要有什么样的慈善观;四、什么是我们要追求的幸福。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了全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与此同时,财富成为社会上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这些耳熟能详的标准,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合理?可以看到,我们为发展付出的代价是,环境恶化,世风日下,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我们这个论坛苦口婆心地向世人传递什么信息?或者说,佛法能不能为这个困扰的世界,提供一个新的评判标准?有请济群法师给大家开示。

 

 

济群法师:我们先说说什么是成功。为什么要讨论这个话题?因为我们如何看待成功,如何追求成功,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风向标。对“成功”的定义,其实代表着价值观的问题。我们觉得什么对人生有价值,那么得到它就意味着成功,反之亦然。

在物质文明空前强盛的今天,当人们说到成功时,往往以财富多少为尺度。而人们熟知的福布斯排行榜之类,更让这一标准变得具体可见。在各种媒体上,从世界首富到中国首富,从某省到某市乃至某县某村的首富频频出现,并不断更新交迭,成为一场全民热追并津津乐道的连续剧。

当整个社会都以拥有金钱作为成功标志时,自然会把“利润最大化”放在首位。这样的价值观又令人们的贪欲变本加厉,甚至到了一叶蔽目的地步,为牟利不择手段。由此带来的道德滑坡、生态恶化,甚至触犯法律等种种问题,我想大家已经有目共睹了。更可怕的是,诚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不知道该信什么,也不敢信什么。

由此可见,如果对成功的认识有问题,将成为社会发展的一大隐患。所以,重新认识成功的价值,定义成功的内涵,已成为当务之急,也是未来中国健康发展的关键。这不仅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定和谐。

千百年来,国人的价值观主要来自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儒家讲到的“三不朽”,就曾是影响无数人的主流价值观。“太上立德”,是以成就道德和圣贤品质为最高目标;“其次立功”,即建功立业,造福一方;“其次立言”,即以著述影响社会,教化民众。与之相应的,还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首先从完善自身道德开始,其次处理好家庭关系,然后治理国家,造福社会,令天下和平安乐。

正是在这种价值观的影响下,古人才会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人生目标。与其说这是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不如说这是他们对成功的解读和实践。

而从佛教角度来说,价值观的建立,是基于对生命的认识。生命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就在于成就智慧,成就慈悲。智慧的成就,是通过学习经教,开启生命内在的觉性,从而断除迷惑烦恼,使自己成为觉悟者,侧重自利。慈悲的成就,是由己及人,将此深心奉尘刹,以众生而非自我为中心,侧重利他。由此可见,佛教所认为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成就,更是大众的利益。甚至可以说,自利是为了利他,自觉也是为了最终觉他,所以才有“为利有情愿成佛”之说。

这种对成功的定义,离不开对生命真相的认识。只有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从一个高度来看待成功,而不是局限于眼前得失。

 

杨钊: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对成功的看法,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是事业的成功;下半场,是人生的成功。现在社会上有个误区,认为事业成功就等于人生成功。但很多人会发现,某人好像很成功,但并不是我的榜样。为什么?他虽然很有钱,很有名,但家庭不幸福,活得不开心。可见,事业不等于人生,事业的成功也不等于人生的成功。因此,除了追求事业成功外,下半场要追求人生的成功。

财富可以分两部分,第一叫物质财富,第二叫精神财富。我们现在有一个误区,以为拥有物质财富就拥有一切。钱不是什么都能买的。健康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家庭幸福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活得开不开心也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因此,人生的成功缺不了精神财富。只有既拥有物质财富,又有精神财富,人生才算成功。只有名利和社会地位,只能算事业成功,不能算人生成功。

 

济群法师:我觉得,杨居士所说的确实是现实,很多企业家的追求会有这么两个层面。但我觉得,如果把事业的成功和做人的成功分开,还是容易出问题的。

如果我们脱离做人的目标,单纯追求事业成功,那么在做事业的过程中,就可能把事业作为一切。为了做事业,身体累垮了,家庭不和谐了,甚至心态也做坏了,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所以我觉得,追求事业的成功,应该建立在做人的基础上。

这不是说,所有追求事业的人都会出现这些问题。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有道德底线和处世原则,即使没有刻意追求做人的成功,也会带着应有的素养去做事业,能够正确取舍,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反之,如果不具备相关素养,当他片面追求企业成功时,就容易胡作非为,导致各种问题。

 

曹德旺:我的成功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把四书五经、《大藏经》等等,都归为教育,这是因不是果。教育有千万条,我再给它理成三条,叫“信、愿、行”。

我从开始创业到今天都是这样。我不仅在中国声望高,在美国、欧洲的声望比中国更高,他们非常尊重我。什么原因呢?我跟他们做生意的时候,就学会尊重人家。我坚定地相信法律的尊严;相信人言的可畏;相信我的成功需要众多客户支持,需要员工为我流血流汗、赤胆忠心地工作;我坚定地相信人间充满真善美;同时也相信要小心走好每一步,要与暗箭来往。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规避各种风险。现在大家都觉得生意难做,但我们今年比去年有高速的增长。由此得出的经验是什么?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首先要信。

第二,我的胸怀很开阔。我发愿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这片玻璃能代表国家水平,在国际上和大家交流,展示中国人的智慧,展示改革开放的成功。

第三,真正想成功,要从小目标开始。人生每一天、每一分钟发生的每件事,都是人生大厦的一块砖。码每一块砖的时候都要想好,可不可以码上去?因为歪了的话,以后就拆不下来。你现在可以说,我只盖这么高,没问题。但如果码得好,将来能盖一百层的时候,也不会因为这个地方的砖码错了而倒塌。

这一点,我希望跟企业家们共勉。

 

李金友:我们今天谈“成功”这个课题,真心说,办企业不能不谈赚钱。我的感触是,商人一定要创造利益。你不能创造利益的话,就不叫商人。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见利思义”,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取得利益没有错,就像曹先生把沙子做成玻璃,然后做出汽车挡风镜,这叫“君子利物以义”。

《易经》说:“利者,义之和也。”我觉得,只要在创造事业过程中有一种分享的心态,不但可以把技术成就和大家分享;创造财富之后,你的财富又可以和大家分享。这也符合学佛者的行为规范。曹先生所讲的,我相信他在人生中真正履行了。

我很喜欢“元亨利贞”四个字,我念“元亨利贞”,就当做念“阿弥陀佛”。元是善之长,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良好的善念;亨是智慧,我们在这里讨论就是亨。如此,“利物足以和义”。

 

二、道德与利益

杨钊:刚才说到道德问题。从道德的角度,怎么看待财富?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儒家的看法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说,要易地而处,站在他人的立场和观点去考虑,也叫同理心。大家用同一个道理,站在共同的立场看待问题,达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共识。

佛教徒也有道德标准。作为一个佛教徒,我持五戒十善,行六波罗蜜,学习慈悲喜舍四无量心,这是我做人及做事的标准。

曹德旺:我认为从财富来说,多少钱都不值得去羡慕或者一定要追求,但没有绝对不行。我以前很穷,一包烟都买不起的时候,看到一分钱也很激动。但现在有钱以后,我认为那个没用,够花就行,因为它会变。现在各国政府都在推动货币宽松政策,一不小心,抽屉里的钱马上就不断贬值。又如炒股,或者会亏,或者暴发,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只有一点不能变,就是个人综合素质的提升。这是最大的财富。

儒家有句话,“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子孙个个贤。”留给孩子的,应该是智慧和能力。只要你有水平,有名望,有信誉,还有健康的身体,就是最大的财富。利益是五花八门的,今天把我请来坐在中间,你们在下面,这也给我很大的利益,因为大家都想坐在这里。古人讲“义利兼顾”,你坐上去,在其位,谋其职;在其位,不负其言。

济群法师:我们讲到财富、道德、义利之辩,需要反省什么呢?为什么现在整个社会缺乏道德观念?我们不能光去指责这些现象,还需要去寻找这些现象出现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社会之所以有这样一种现象,和我们的传统及现行教育有一定关系。比如在儒家的“义利之辩”中,多少有点把义和利对立起来。认为一个人讲道德,就不应该讲利益。反之,如果讲利益,似乎就是不重视道德的表现。

此外,中国传统道德是建立在宗法制的基础上。也就是说,道德更多是家族的需要、社会的需要,而把个人需要摆在后面。所以人们往往会觉得:道德是一种社会行为,和自身没有太大关系。一旦家族和社会的制约力没有那么大的时候,道德就随之淡出了。有段时间,甚至出现了“道德多少钱一斤”的公然挑衅。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你不能制约我,凭什么让我循规蹈矩,按你的规则做?

而在唯物论教育的影响下,道德的建立基础就更薄弱了。有句话叫做“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不畏惧什么?就是不畏惧因果报应。如果一个人只在乎立时可见的眼前利弊,没有更长远的眼光,遵循道德就变得非常空洞了。所以,我们需要找到道德沦丧的根源,只有这样,才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

我觉得,遵循道德离不开智慧。如果没有智慧,道德要求是非常机械的,无非是让你做什么、不做什么。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我凭什么要这么做?很多时候,实践道德看起来是吃亏的行为,是需要付出和忍让的。既然吃亏,为什么要做?以前的人可能会碍于礼法或社会舆论,不得不那么做。但在崇尚个性解放的今天,人们可能根本不在乎礼法,不在乎舆论,为什么还要遵守道德?

这就需要认识到道德对生命自身的价值。佛陀通过证悟告诉我们,生命是无尽的积累。我们现有的生命状态,来自曾经的行为、语言、思想,又称身口意三业。正是它们,构成了形形色色的生命状态。善的业行会构成良性生命积累,造就健康的心态、人格、生命品质。反过来说,不善的业行会构成不良生命积累,使生命趋于堕落。

可见,我们在实践道德的过程中,自身首先是最大的受益者,其次才能让他人受益。反之,自己也会成为不道德行为的受害者,进而让他人受到损害。如果大家能具备这样一种认识,就会自觉地遵守道德。因为这么做不是为了谁,而是为了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对自己的未来负责。没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有美好的未来,不希望自己有良好的心态、高尚的人格。

如果我们能从这个高度来认识道德的价值,那么,道德必将成为人人愿意实践的自觉行为,就像我们愿意为了更好地生活而努力工作一样。

从社会来看,遵循道德不仅对个人有利,同时也在利益他人,至少是不伤害他人。就这个意义而言,法律就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当我们都能遵守法律的时候,社会安全就有保障。再如佛教的戒律,哪怕是最基本的五戒,如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只要做到这些,就能在自我约束的同时,让他人获得安全感。试想,一个没有伤害、没有偷盗、没有背叛、没有欺骗的社会,是多么令人向往。

此外,佛教还有更高尚的道德,那就是佛菩萨的道德——无我利他,大慈大悲。因为把众生看得比自己更重要,所以随时准备帮助众生,令他们离苦得乐。能够实践这样一种道德的时候,将给多少人带来安乐,带来希望。

在座几位大德居士,本身也是这样的实践者。他们在佛法信念的指导下去做企业,去待人处世,这也是他们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不要把道德和利益截然分开。

 

三、企业家的慈善观

杨钊:刚才说到对财富的看法,或者说人生目的。做人应该怎么做?做事应该怎么做?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首先我们要吃饭。怎么吃饭?你必须守法,不能去抢,这是最低标准。第二要有良心的标准,这是更高层次了。要问问自己,内心有没有愧:对顾客有没有愧?对家庭有没有愧?对社会有没有愧?对国家有没有愧?对人类有没有愧?

每天睡觉的时候,发现自己今天能问心无愧,我就睡得很好。反之,发现自己有一两件事做得不好,比如因为太认真、太急躁了,今天又脾气不好,怎么做呢?就要忏悔:杨钊,你明天要继续努力。

“吾日三省吾身。”一个人必须反思,自我检讨。通过反思、检讨和总结,你就可以不断进步。

李金友:我40岁的时候,获得过一个“海外青年创业奖”,这是我第一次得创业奖。得奖之后,很多人称我企业家。其实,我被“企业家”这个名称困扰了很多年。因为我觉得“家”是很严肃的称号,比如会画画的不一定能成画家,会弹琴的不一定能成钢琴家。所以,我那时就在马来西亚办了一个青年创业协会,觉得这样可以帮助社会,帮助年轻人。我办这个协会的用意很简单,因为一个人创业的话,至少可以制造就业机会。

事业是要慢慢发展的,不是今天注册公司,明天就能发财。可现在很多人急功近利,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要老老实实地先做一个“生意人”。

说到“生意人”这三个字。我查了“生”,《大学》说,“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老子的《道德经》也说,“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所以我们做企业的,要有生产力、创造力。

而“意”就更不得了。我们经营企业,意念一定要正,这可以从儒释道三家吸收很多养分。《金刚经》常说“于意云何”,你的意念是什么?比如你制造婴儿产品,要给婴儿吃喝的,怎么可以制造出意念不好的东西?你今天办一个企业赚钱,怎么可以赚钱之后贻害社会?再如今天的很多环保问题,就是意念出了问题。

第三是“人”,最为重要。“人”的一撇一捺就是真和正,我们要做人该做的事情。怎么做人?刚才我们也谈到,这是很大的学问,要孝悌忠信。我们想想,如果你在家庭中不孝顺父母,不友爱兄弟,吵吵闹闹,就算在外面事业怎么发达,人生还是会出问题的。为什么儒家把孝悌忠信看得那么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怎么做人。

我在马来西亚出生,100块钱起家。可是我比较贪一点,要我的家庭,尤其是我的孩子,做富贵的人。为什么要做富贵的人?儒家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可见,孔老夫子并没有叫你不要富贵,而是告诫你不要取不义之财。我们学佛,或是学儒学道,如果穷得稀里哗啦,民不聊生,那还怎么学?其实,学佛学儒都有助于我们成为富贵的人。如果你学得少,财富少一点;学得中等,财富会多一点;学得高深,你的财富最多。

所以,我觉得要鼓励现在的年轻人做富贵人。但这有三个条件:富而好礼,富而好善,富而好学。至于贵,刚才说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己欲达而达人”。每个人一生都会碰到很多贵人。有时爸爸妈妈是我们的贵人,有时老师是我们的贵人,给我们指导、提拔。当你成功后,也要做别人的贵人,所谓“贵己贵人”。

做“生意人、富贵人”,还要有“道德”。“德”者,得也,有道才能得。你要很多财富,要很多客户,要很多这个那个,都要建立在道德基础上。好像盖屋子要做好地基,把道德实践好,你就能“得”了。可问题就来了:什么是道?

济群法师:在做慈善方面,几位大德居士都有很多经验。在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的今天,慈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节贫富冲突,对社会的健康发展非常重要。但确实有不少人,做慈善做得比较纠结,这是为什么呢?

我曾在复旦大学举办的“让爱心更有力量”慈善论坛作过讲座,听众都是各地的慈善工作者和爱心人士。之所以举办这个论坛,就是因为不少人在做慈善过程中遭遇了各种困境。这也促使我对这种现象做了一些思考。

我觉得,其中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什么是慈善?比如说,单纯的捐献行为能不能叫慈善?因为捐献背后会有各种情况,可能是出于爱心,可能是迫于舆论压力,也可能有其他动机。如果把捐献等同于慈善,忽略捐献的动机,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慈善的前提必须是爱心和慈悲心,只有立足于爱和慈悲基础上的行为,才能称为慈善。从这个意义上说,慈善也可以称为“慈悲的道德”。

我们可以看到,佛教、基督教都有慈善的传统,热心从事公益事业。这些行为的指导,就是佛教倡导的慈悲,基督教宣扬的博爱。如果以这些思想为立足点,才有可能成就真正的慈善行为。如果把慈悲去掉,把博爱去掉,我们就可能带着世俗的想法或期待去帮助别人。一旦这份期待得不到回应时,事实上,你就会很烦恼,很痛苦。

说到这里,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慈善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有时我们可能想着,通过做慈善让自己平安顺利,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当然,这些想法是合理的,但并不是慈善的核心价值。

慈善的核心价值,首先是内在慈悲心的成长,以及人格的提升。一个做慈善的人,应该越来越包容,越来越有爱心。现在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往往是无感的,有一种疏离和冷漠。更可怕的是,还充斥着莫名的戾气。而在做慈善的过程中,随着慈悲心的增长,不仅能消除冷漠、隔阂、嗔恨,还能传递慈悲,化解戾气。这才是慈善对自身的意义所在。至于外在的认可、赞扬、尊重,是自然而至的,只是慈善的副产品而已。

 

曹德旺:中国人做慈善,肯定是比外国人高明,时间也更长。你看儒家学说,还有道家和佛门,都提到做慈善。那么比他们高明在哪里?佛门提出,心怀慈悲,众生平等。刚才济群法师说,首先必须培养自己的悲悯之心,有慈悲才有慈善,是这样形成的。所以做慈善的目的很清楚——坚定地培养自己善良的信念、强大的内心力量——我们做的目的是这个。

众生平等,不仅是你我他,而是卵生、胎生、湿生全部平等,包括山川五岳都在我们的保护范围内。所以,各行各业都不要瞎起劲,那里开个洞,那里挖条沟。山川都是有生命的,应该要保护。把大自然破坏了,把我们的生存环境破坏了,还做什么慈善?所以我对做慈善的理解,首先是谦虚、诚实、遵纪守法。无论做企业还是办工厂,都不要造成环境污染,否则要弄得多少人倾家荡产去治病啊。

心怀慈悲,众生平等,那是非常科学的。中国做慈善的历史悠久,不仅时间早一些,动机和目的也非常清楚。为什么我们现在输给欧美发达国家?因为我捐款就碰到过,要交所得税(编者注:2016年9月开始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及“财税[2018]15号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公益性捐赠支出企业所得税税前结转扣除有关政策的通知”中对企业的公益性捐赠行为的税收问题进行了明确的规定)。我就查了一下美国怎么做,发现美国在二战结束时,大概七八十年前,才开始有关于慈善的立法。在这之前,政府也反对,百姓也骂,说这些都是假的。现在中国也碰到慈善的转型,因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面对另一个问题,不单纯是过去儒家的慈善。

前面是哲学方面的认识,后面是政府要用鼓励的手段,鼓励这些富豪把钱交出来,参与社会调节。

作为企业家还要认识到,要和国家一道发展。因为你发财不是全靠自己的本事,而是国家在转型过程中,扫过去刚好扫到你了。如果不是这样,你还是过去的你,要看到这层关系。现在,发达国家用倒逼的方式,让富豪参与慈善。所谓倒逼,就是征遗产税、所得税、利息税,看你要不要交出来?

我们做慈善是为什么?是为了促进和推动社会稳定。因此,我们应该检讨,这么大的国家如何求同存异。但我们做的时候应该去了解,这些政策到底是什么?中国人现在很急躁,没弄清楚之前,就在网上发表文章,显示自己的水平。结果我们一看,牛头不对马嘴,讲的和客观事实差了很多。

李金友:我20岁的时候就赚到第一桶金。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当你有钱的时候都有人来敲门,叫你做慈善,主要是办华文教育。马来西亚今天有1200所华文小学,还有中学、大学在传承中华文化,这些就和我们先前办慈善有关。

年轻时,我看到《菜根谭》中的一句话:“为恶畏人知,恶中犹有善路;为善而急人知,善处即是恶根。”所以我做慈善的时候一直奉行这句话,要低调。有时我们做了慈善,人家要署你的名,你说不留名,好像显得很清高,但也会有纠结。

40岁学佛后,六波罗蜜的第一条是布施。怎么布施?佛法的最高境界是三轮体空,就是施者、受者、所施物皆不可得。做到这样的话,可以让你豁达,免除纠结。

我来这个论坛,对“同愿同行,交流互鉴”是有些期待的。我觉得,整个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华文化的继承复兴,领导者很重要。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不是在捧谁。印度这个国家以前很苦难,但出了一个甘地,大家称他“圣雄”。在我心目中,中国的习主席称得上是贤雄。十天前,我出席了中国的“减贫与发展论坛”,让我豁然开朗:我们现在讲做慈善,倒不如来提怎样真正地扶贫减贫。

我相信,中国现在做慈善有很多纠结,但不要去管它,就选择一个简单的来做。中国现在还有六千万的赤贫人口(编者注:随着国家精准扶贫等政策的推出,我国贫困人口数量在逐年减少),按联合国的标准,是每天只有一块半美金的(编者注:世界银行的贫困标准:1990年一天一美元;2008年修改为一天1.25美元;2015年10月4日上调至一天1.9美元)。我们是不是来帮忙做这样的扶贫和减贫?做一家救一家,做十家才多少钱?可这不是单单给钱的问题。他之所以会这么赤贫,有历史问题,也有大环境的问题。习主席的讲话中说:我做主席花精力最大的,就是做扶贫减贫的工作。我觉得,这需要大家同愿同行。本师释迦牟尼佛最大的悲愿,就是不愿众生苦,要众生离苦得乐。

慈善的课题,尤其是扶贫减贫,一定要政府主导,然后由我们这些企业家、文教团体共同护持。此外,宗教的力量也非常大。但大家要清楚,就算美国这么富有的国家,还是有赤贫的人口。这就需要通过佛法来探讨——人生为什么这样苦?

中国现在碰到这么好的时机,出了一个贤雄,花最大精力在做扶贫减贫。所以我还要和大家分享一下,扶贫减贫不仅是出钱而已,还要亲自下去。我们讲交流互鉴,如果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在家娇生惯养,只知道向爸爸要求买手机买汽车,让他去和穷孩子互鉴一下,那这个孩子很快可以得到教育。而且我相信,我们来这里参加论坛,可以汇聚众人的力量,因为六千万是个很大的数字。

所以,我们特别需要“同愿同行,交流互鉴”,在扶贫减贫这方面,跟着政府做点实事。我非常喜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句话,就像佛家说的“众生平等”。

 

四、观众互动,解决问题

观众:今天的主题是佛教与一分快3。我想问的是,如何把佛教的文化和精神落实到一分快3中?因为我们公司有60%是佛教徒,对这一点我很关注。我想请济群法师和曹德旺先生回答。

济群法师:在座几位大德居士都是佛化企业的践行者,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来回答这个问题,应该比我更有说服力。刚才曹居士提出他做企业的信念,事实上也是践行佛法的过程——把佛法智慧落实到内心,变成自己的信念,然后再带着这样一份信念去做企业。进一步,让更多员工也能拥有这样的信念,拥有这样的道德准则。我想,具体应该由几位企业家来谈。

曹德旺:我看过一篇文章,写金庸笔下的人物“石破天”。石破天是傻瓜,草莽英雄,没什么思想,但有一个特点,对天下所有人都相信,认为所有人都是对他好的,没有人害他,其实他后面都是准备打他的明枪暗箭。就这样一个人,他后来成功了,成为江湖的一把手。

我认为,金庸写的就是正信。作为企业家,最简单的办法——信!信法律的尊严,信道德的存在,信客户是最值得尊重的上帝,信员工是你的左右手,你说对不对?如果用佛法来治理的话,佛门提倡持戒,要戒掉贪嗔痴慢疑。我认为儒家也是这样的,只是提法不一样,是仁义礼智信。

所以,信非常关键。对一个人来说,如果你对谁都不信,肯定死。有人担心,信了给人家骗怎么办?其实,骗也是你错,不是他错。因为起码你自己不自信,而且内心不强大,不够水平,才会被骗。国际上评价企业家不良记录的时候,吸毒、赌钱、逾期不还都算不良记录,最后一条是什么?有没有被骗。连被骗也算不良记录,这也是在信的范围内。

观众:感恩各位师长大德,我主要想问济法师一个问题。据我的观察,现在的中国,很多学佛居士对佛教的认知,还处在迷信的阶段,甚至说邪信也不为过,正知正信是极少数。我一直在思考,得出了一个粗浅的结论。人有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很多中国人的三观是混乱的,所以在信仰方向上也是混乱的。比如他可能根本不承认轮回、因果,但又在学佛,这是矛盾的。请法师开示,怎样指引这些居士走向正信之路?

济群法师:随着社会的发展,民众越来越关注精神、心灵方面的问题,对佛法有需求的人也日益增多。目前,佛教界在弘法上总体还是显得不足。另一方面,佛法博大精深,学起来确实很难,没有引导的话,多数人往往会无所适从。所以,我也一直在探索,如何让大家有效地学佛。

首先要有次第。就像我们读书,是从小学到中学、大学,逐步深入。中国的禅宗讲究顿悟,要“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但除非你是上根利智,多数人都需要次第前行。

此外还要有方法。现在学佛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偏于理论,学了很多道理,但用不起来;二是盲修瞎炼,虽然每天念经念咒,但没有见地作为指导,不懂得怎么用心,只是机械地做各种事,流于表面。这就涉及到知和行的结合。如何把佛法智慧变成我们的认识,以此建立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再用这些观念去修行,去指导生活,待人接物,需要有一系列具体的落实方法。

我目前形成了一套课程,叫“三级修学”,立足于“菩提书院”这个平台,大家可以通过我们的网站来了解。按这套课程来学,一步步往前走,次第会比较清晰。如果有目标,有方向,有方法,有氛围,学佛就变得比较容易。

 

一句话小结

杨  钊:作为一个企业家,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李金友:做一个简单的生意人。

曹德旺:人生真谛是“信愿行”。

济群法师:希望我们通过继承传统文化,包括佛教文化、儒家文化,对成功、幸福、利益、慈善等人生问题有重新的认识,重新的定位,为中国社会的未来发展提供智慧引导。

——根据本刊的定位,对谈话内容有所节录,未经参与嘉宾审核

返回27期目录请点击:这里

排版|叶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