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s_home()){ //这里描述在前******* $description = "西园寺和研究所发布相关新闻法讯的官方平台"; $keywords = "西园寺,佛教,佛学院,法讯,心理咨询"; } elseif (is_category()){ $keywords = single_cat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category_description(); } elseif (is_tag()){ $keywords = single_tag_title('', false); $description = tag_description(); } $keywords = trim(strip_tags($keywords)); $description = trim(strip_tags($description)); ?>

一分快3

位置: 一分快3 > 法音宣流 >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一、二、三、四)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一、二、三、四)

发布日期: 2021-08-20 浏览量: 365 次浏览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一)

我们人类的生活可能会有各种问题,包括身体方面的、物质性的问题,但是我们最大的困扰其实都发生在心灵层面。

因为心灵层面的痛苦,有的人甚至会羡慕小动物,看到流浪猫、放生池里的小鱼,他都会特别羡慕,觉得它们没有烦恼。而我们作为拥有大智慧和巨大能动性的人类,却会去羡慕一条鱼、一只猫——一只不会说话、不会看书认字、不会开汽车的小动物。可见我们的心灵困扰该有多深!我们为什么要羡慕它们呢?其实是因为它们不像我们这样,心灵的困扰那么多。但是当我们有了智慧的时候,我们就有能力来解开这个心结——所有的心灵烦恼都属于心结,我们有能力来解开它。

那么,“正念”如何运作、如何来修习?该如何让智慧生出来?

“念”在佛教里面,有记得、不忘失所缘的意思。我们现在常把四念处修行称作“正念”,或者说“觉知”、“觉照”,所指的大概的意思都是差不多的。心法的一个特点就是觉照所缘,对对象的明了、觉察。比如说,大家现在把右手伸出来。手展开,然后合拢,再展开,再合拢……这个时候就会对动作有一个觉察,你会看到“觉知”其实很简单,我们心本来就具有这种能力。但是如果让你做一百次的话,做着、做着,可能你的注意力就会飞走了,不再能清晰地知道手的每一个实际的开合动作。那就是你已经“失念”,失去了对它的觉照。

所以,“觉知”本身是容易的,但是要持续地“觉知”,一直保持“知道”,其实非常难,只有佛才有这个能力。不失念这个能力,甚至连阿罗汉也做不到,阿罗汉也还是会有“失念”的时候。

觉照所缘,就是正念的一个特征。它的功能,就是当“正念”现前的时候,你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心跟所缘在一起的时候,它就开启了“知道”的能力。比如说知道手展开,知道手合拢——这就是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然,随着修行的加深,我们还能从更深的层面,知道此刻所发生的过程和实相。但是正念没有现前的时候,我们就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

比如说,当我们失去了正念,很愤怒地与他人大声吵架的时候,可能我们并没有觉知到我们自己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别人做错了——“他为什么、凭什么?”而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所发生的情绪、身体感受、动作和语言。

所以说“念”的一个功能就是,它能够知道正在发生的。当正念现起的时候,你的心与你所观察的所缘在一起。

比如说,现在我在说话,那么你就能够听到我说话的声音,同时还能知道自己“正在听法师说话”。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可能只注意到我说的内容——法师在讲“正念”的课程。但是经过正念训练的人,他还知道法师说话的声音,声音在生起和灭去。不光知道内容,还能知道“听到”本身这个现象。同时,还能觉察到听的过程中,自心中生起的情绪感受和心念,比如贪嗔、评判或者是信心、理解等等。而没有经过训练的人,他只关注概念——就是我讲了什么,但是对我的声音的生生灭灭,是没有意识的。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原来法师说的每一个字,在它生起的当下都消失了。而当“正念”出来的时候,你就会观察到发生了什么。

正念观察的时候,一般来说,首先观察到的是每一种所缘的自相,进而理解到共相。

什么是自相呢?

比如说,我说话的声音与明旭法师说话的声音是不一样的,你们除了听内容之外,还能够观察到原来每个人的声音本身都不一样,每个字的发音也不一样。这个时候,你就会看到自相——各自的特征。

我说话与明旭法师说话,还有一个共相。共相,就是共同的特征。这个共相就是每个字说出来都灭去了,每个声音都是无常的。

一开始,你只注意到自相:每个人说话的声音有高有低、有粗有细、有大有小,这都是自相。

静下心来去观察声音,你还会领悟到,原来每一个声音都会消失,每个声音在生起的刹那就灭去了,在这个时候你就领悟到了共相。不管谁说话,甚至一只小鸟在鸣叫,声音的共相都是无常、无我、空。

不光是声音,味道、触觉、气味还有我们的思想,都具有无常性。随着我们不断地开启觉察,慢慢地我们就能看到更多,渐渐就领悟到诸法的实相。

“正念”的第一个作用就是引导我们的心,观察到自相和共相。

当然,共相是被领悟到的,不是直接体验到的。比如无常,当你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观察生起和灭去,突然你就明白了——领悟到无常是智慧。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二)

“正念”的第二个作用,就是帮助我们守护根门。

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看到、听到、闻到、尝到、触到,想到”,这六种根门。我们是通过什么来认识世界?我们是通过什么知道自己存在着、生活着?通过六个根门。如果我们离开了“看到、听到、闻到、尝到、触到、想到”,你还能感知吗?这个世界对你还有意义吗?没有任何意义。
你甚至都不知道它存在,你既没看到它、也没听到它、也没闻到它、也没尝到它、也没碰触到,甚至你都没有想到——它都没有进入到你的意识界,它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说我们的生命,还有我们跟这个世界的关系,实际上就是通过六根门来建立的。

但是我们的烦恼也是从六根门生起:眼见到可爱色,就生起贪婪;见到不可爱色我们就生起厌倦。同样,听到小鸟鸣叫,我们就很开心;但是,突然旁边的禅者剧烈咳嗽,你就很烦。实际上这时候你的根门接触到了一个不可爱的所缘,耳门的所缘。有人在你旁边发送慈心,你感觉到他微笑的样子、他喜悦的样子很舒服,这是你的眼门和意门,眼睛看到了可爱的所缘,心里感受到对方散布的友善;另外一个人表现得很愤怒,很紧张,你就会不喜欢。

我们跟这个世界的关系,是通过六根门来建立,如果能够觉照我们的六根门,我们就可以免于烦恼的攻击,烦恼就不会侵入到我们的内心。所以守护六根是很重要的。怎么来守护?就是通过正念来觉照,把住了第一关。

“正念”第三个直接的利益,就是让我们的心纯净、清明和快乐。“正念”如果修好了,你的心就会变得非常纯净、非常的清明,而且你会找到生命真正安定的那种感觉。

我们每个人都是轮回的流浪者,在生死轮回中都很漂泊。我们为什么要拼命赚钱?为什么要买房子?为什么父母总想逼孩子去相亲?其实都想找到安全感。觉得孩子要是结婚了,对父母来讲就觉得他有归宿了,孩子一直不结婚,父母就不放心。但是作为父母来说,也总想通过拼命的赚钱、买房子、生孩子,来得到这种安全感。但是这个很难,你会发现这些安全感都很脆弱。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篇文章,有一位富翁,好像曾经还是中国的首富(上世纪90年代——编注),光是做慈善捐款都有多少个亿。但是到了晚年得了老年痴呆,他的工作团队跟他的几个亲戚就开始争夺他的财产,互相都想控制他,他就像工具一样被人操纵着抛来抛去,非常无助。照片里拍出来他在房产公司的大门口,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即使有几百亿的财富也没有办法保护他获得真正的安宁。

如果我们有了正念,能够全然地活在当下,才能够真正的找到,我们生命的根原来是在哪里。

我们的根就在此时此地。活在当下——就是找到了我们生命的根,找到了安乐之道。解决我们生命的漂泊感、不安全感,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全然地活在当下。

“活在当下”其实没那么容易,如果没有深入的智慧和正念的话,我们就会被带走,被过去、未来和思维、概念带走。

“正念”的第四个作用,就是深入地修习,就能够洞察我们身心真正的本质,见到四圣谛、见到真理。它可以直达真理。

开始的时候,可能你会觉得这是“我”在看手的开合,但是随着深入观察,突然发现,开合动作的是身体,是色法在变化,知道动作变化的是心,但“我”在哪里?离开了身体、离开了这颗心,没有另外一个“自我”存在。渐渐地你会领悟到无我,原来不管在走路、在吃饭、在说话、在做事,都找不到一个自我。好像一切都在发生着,但是没有一个“发生者”。有造作,但是没有“造作者”。渐渐地领悟到这些。这些领悟是非常深刻的,会带给我们一种颠覆性的觉悟。

深入地修习正念,它就会让我们领悟到实相。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三)

正念的修习,在经典里边把它分为“四念处”,就是“身、受、心、法”。实际上,简单的说,它就是觉察我们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一切。但我们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太多了,佛陀就用“身、受、心、法”来归类,就是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这样我们就一目了然。

身念处,就是关于“身”的觉察,比如刚才我说的手开手合的动作。这就是一个“身念处”。知道自己的姿势,你知道是在盘坐,还是在跪坐,或者正手抱着膝盖在坐着;知道坐得是端正的还是歪斜的,紧绷的、还是放松的……知道自己的呼吸,著名的“观呼吸”,这都是“身念处”。

受念处”是知道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而且知道我们是有执取的,还是没有执取的。比如说你的腿疼,这是一个苦受,此刻正在发生着。有时候修慈心禅,修到很愉悦,身体暖暖的,特别舒服,这时候你体验到乐受。

除了苦受和乐受之外,实际上,同样的苦受,可能是有执取的,比如说腿疼的时候,你的心很烦,那就是有执取的苦受;也可能是无执取的,你腿疼的时候你的心并不烦躁,仍然坐得很安定,疼是疼,但是心很平静地观照腿疼,这时候就是一个无执取的苦受。

有的时候,修得很舒服,但是你起了执着心,想要更多,那就是有执取的乐受;而有的时候,禅修得很舒服,但你没有起执着,仍然能安住在禅修所缘上,那就是无执取的乐受。这就是受念处。

第三“心念处”,就是觉察我们心的状态。

大家这几天都感受到不少的心灵状态,心是动荡的、心是安宁的、心是狭小的、心是广大的……比如说今天大家对一切众生修慈心的时候,你的心很广大,是很开放的。有的时候,你的心非常狭小、压抑,执着在一个小的事情上久久不能释怀,忘了整个世界。你的心是有定的还是没有定的,有贪还是有嗔等等,所有这些都属于心念处。

最后是“法念处”,法念处其实是比较广的,就是指一切法。一切法,包括了比如我们的六根门所看到、听到、闻到、尝到、触到的一切。大家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听讲座,你意识到法师说话的声音在虚空中生起和灭去,在一串一串地起来,在一个一个地灭去。这就是一个法念处的修习,其实你已经开始在修法念处。

你吃饭的时候尝到了味道,知道味道在你嘴巴里的变化;你躺在床上感受到被子的温暖、床垫的软硬,这个触,也是法念处。

正念其实是比较复杂的,因为它观的是我们所有发生的一切,所以会比较复杂。但是可以用“身、受、心、法”四个框架来架构。

刚才大概地讲了“正念”的概念。我们要掌握正念修习的要领,还要抓住几个核心要素。

第一个要素就是活在当下。活在当下是人人都知道的,我们老学员都很清晰了。但是活在当下也是正念最核心的一个要素,因为这是一个真理,我们只拥有当下,你不可能拥有过去,也不可能拥有未来。

《一夜贤者经》中说“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了知彼修习, 唯应今日作……”所谓“过去”,它已经过去了,所以才被称作过去。未来的尚未到来,所以才被称作未来。我们只拥有当下,但是我们却常常没有意识到这个真理。修正念要想修得好,第一个要素,就是要全然地意识到我们只拥有当下,活在当下。

有时候我们对未来做计划,对过去回忆和做总结,那这是不是没有活在当下呢?其实计划也是当下在计划,回忆也是当下在回忆,这都是在当下所发生的。有的人听到活在当下,就以为好像我们不能够去计划,不能够去回忆一样,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必须要意识到,计划和回忆也是在此时此刻发生的。

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会打开心门。你会发现,我们永远都是从这一个“此时此刻”活到下一个“此时此刻”,一直到临终的那个“此时此刻”。接着就是下一生的那个“此时此刻”。

这样,生命其实就会突然变得很简单,原来就是这么少一点点的内容。复杂的,是我们的思想。光是这一个“活在当下”,就会带给我们非常大的变化和领悟。

戒幢讲堂 | 正念禅 —— 智慧的修行(四)

第二,“正念”所观察的都是实际发生的。在这里,要区分真实发生的和在概念上发生的。

真实发生的,在佛教里边认为只有三种,一个就是色法,一个是心法,还有一个是涅槃。但涅槃是圣者才能体验到的。我们能体验到的是两种:色法和心法。粗略的说就是物质现象和心理现象。其它的都是概念。这样讲可能有点抽象,我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记得以前我在禅修中心做内观的时候,有一天黄昏,我在天台上行禅,就听到好多的狗叫,“汪、汪、汪……”,很密集。当时我的心里浮现了一个想法:“好多狗,好多狗!”但是突然下一念我就发现了:不对!我真是经验到的是狗叫,我既没有看到、也没有碰到、也没有触到好多狗。此刻我的世界里真正经验到的并没有很多只狗,真正发生的其实是狗叫,是“声音”进到了我的生命里。而“好多狗”其实是以概念的形式进入到我的生命里,我在概念上知道有很多狗,但是我实际上没有经历这些狗,我真正经历的是“狗叫声”,以及对狗叫声的思维。

在那一刻,突然我就区分了真实发生的和概念上发生的。这个发现,当时对我的震撼还是蛮大的。后来我就意识到,我们太多活在概念的世界里,而很少意识到真实的世界。头脑中的概念引发了大量的心念和情绪,带来了各种贪嗔和执着。

我们接下来在修正念的时候,就要区分概念法与真实法。

第三就是要有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就是你要像旁观者一样来看,在这里以无贪、无嗔的态度,就是以它本来的样子来觉知就够了。

呼吸在自动发生,即使你不去观它,它也在呼吸着,你只需要知道呼吸的发生和变化即可。知道“在坐着”;知道“听到声音”。你不需要“用力”去观,声音自己在生灭变化,来来去去。

第四,就是要有正见为它的先导。修习正念,前提是我们有无常、无我的正见,了解缘起观,知道区分真实法和概念法,要有一些基本的理论基础和正见。不然的话,在观的时候就会把邪见带进去,那是不能开智慧的,你就会觉得“我在走”、“我在做事”、“我在禅修”,其实没有一个所谓的“我”在禅修。身体在打坐,心知道,“我”在哪里呢?所以说,要详细区分这些部分,这是很有意思的。

当然这些我们会慢慢的引导大家,在这里只是先把这些要领说一下,真正在修的过程中,会慢慢地给大家引导的,不着急。

第五,就是要有“初学者之心”,就是要有好奇心,要有探索欲。

没有经过禅修训练的人,往往缺少这种“初心”。对所发生的事物常常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界定,或者直接“贴一个标签”,却没有对实际正在发生的有真正的觉察和了解。

比如说,经过一天禅修,我们感觉到有点疲劳。在过去,可能就直接贴一个“我好累”的标签,然后就生起了悲伤或是痛苦的情绪,心境变得低落。但是学习了正念之后,我们就会有一个好奇心和探索欲——“疲劳”是怎样的呢?是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还是在心里?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当我们觉察它的时候,接下来又会有怎样的流动变化?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开始观这个“疲劳”,视之为此刻发生的一种现象,而不是像过去,直接就掉进去,被它“淹没”。

有的时候突然一下心情不好了。心情不好的时候,学习了正念,我们的第一反应就会探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怎样的一个心情不好?是悲伤、还是孤单、还是恐惧,还是一种无力感?

如果说它是一种悲伤的话,它是怎样的一种悲伤?如果说它是无力感,那这个无力感是怎么回事,品质是什么?通过对情绪的探索和觉察,我们就能够对缘起的过程生起更深刻的理解,也更容易开启自我关怀。帮助我们应对生活中所发生的各种顺境和逆境,实现觉悟的人生。

所谓“初学者之心”,就是不管什么发生了,我们都要有全然开放的、新鲜的心态,去觉照它,这就能够促成我们对自己、对生命、对万法的理解。

上面把正念稍微地介绍了一下。可能有的人听了之后会觉得有点压力,觉得正念好像修起来很难似的。但其实也不用太担心,它确实有很多东西要慢慢学习和掌握,但只要我们有一个开放的态度,愿意学习的心,渐渐就能把握住它的修习要领,感受到这个法门所带给我们的帮助和利益。

当然,要想精通正念,那就要花时间来深入修行,绝对不是说我会观呼吸了,就是会正念了,那其实还差得很远。要把正念融化到整个的生命里,这要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去整合。直到成阿罗汉了、成佛了,那才是正念修习圆满了。

那么我们从哪里开始下手呢?从此时此刻开始下手。从知道此时此刻发生了什么开始下手,就这么简单。(文/界文法师)

 

录音整理 | 陶苇 排版 | 智畅 校对 | 妙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码关注 西园戒幢律寺

<微信服务号>

地址: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电话: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信箱:admin@migueldaza.com

Copyright © 2018-2020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